尹柯,说你错了

故人南延:


  • 全文7000左右


  • 双向喜欢


  • 两个恋爱白痴






面前的成绩表,叫人雀跃,可心却是平静的……


 


“几乎满分的成绩啊,大佬。”


“哇,尹柯,你怎么对了这么多?”


“果然,听尹柯的就是对的。”


“哎,怎么可能会错,我都是听尹柯的。”


 


自小到大,基本上都是如此眼看着面前所有人都对其渴望的眼光,像是看待标准答案一样的迫切。


怪不得母亲喜欢控制他。


标准答案嘛。


总是赏心悦目的。


 


尹柯常常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然后歪歪头,再正回来。


果然……


还是正着好看。


 


尹柯常常也觉得自己做的都是对的,无论是小学,还是初中,还是高中,每一件事,他都在不断的计算。


即使是初中刻意的中考失利,失去去高等学府的机会,只能前来月亮岛,凭结果对他而言或许都是正确的。


 


这是上苍的眷顾吗?


 


“不是……这应该是走狗屎运。”


邬童依旧在鼓捣他的小蛋糕。


 


“嗯,就好像我一次就能做的很成功,您这么多年依旧只能靠卖相。”


 


邬童瞪大眼睛:“你一天不怼你不自在吗?”


 


坐在一旁看甜品制作书的尹柯抬起头,迎着暖暖的阳光,笑出两个梨涡,明明是软的能漾出水来的棉花,说的话却是点燃战争的火种。


“说来说去都是这一句,邬童,中看不中用。”


 


本来要举起打蛋器打人的少年压住心中的火,小心翼翼的问:“你选的文科还是理科?”


 


“你打算跟着我选吗?”


 


“毕竟你永远都是对的。”


 


不知道这句话是不是讽刺……尹柯单手托腮挑了挑眉:“不告诉你。”


 


打蛋器飞了出去,正好落在尹柯的脚边,他再抬头是邬童靠过来的脸,很近。近。


他到是没有对面前的这张脸有什么多余的想法,只是在暗暗思考明明一张软妹脸,怎么就能摆出这么暴戾的表情?


软妹脸说话了:“你敢再丢下我,我就……”


 


“就怎么样?揍我吗?”他伸手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人:“起来,挡着我的太阳了。”


那人纹丝不动,手上还黏着奶油,抹在脸上就是一道白,软妹脸很满意自己在尹柯脸上的画作:“不,我们之间不是随意动手的关系。”


 


“……”尹柯被这句话弄的莫名其妙,抬眼:“说人话。”


 


“你敢私自落跑,我就每天追你……”少年的停顿,让他微微一愣。


“喂你吃我的蛋糕。”


 


一颗心被放下了下来,呼吸绵长开来。


尹柯像是累了一样,暗下调戏邬童的兴致,整个人都松懈下来,强打精神道:“理科,不变,没打算把你和小松丢下。”


 


邬童第一次见到尹柯这样瞬息的转变神态,有些荒的蹲下身子,仰头看着坐在那处的尹柯:“你突然怎么了?”


 


“嗯?”他疑惑。


 


“我刚刚也没有打到你,你不舒服?”说着就上手去碰那人的脸,上瘾一样的捏着脸颊,捧着脑袋左右摇摆。


 


尹柯也不反驳,也不推开他。


等到邬童心满意足的检查完,他才懒洋洋的打个哈切,接着翻看那本甜品制作书:“可能是困了。”


 


“你别那么用功,成绩那么好有什么用,晚上早点睡。”


 


“你知道平时成绩可以保送的吗?”


 


“保送个鬼,你考不上吗?”


 


“……”尹柯笑眯眯的:“那还不是成绩的问题,学习好很有用哦。”


 


邬童咬着牙,可心里却是高兴,方才笼具在这个人身上的阴霾消失了……他盯着那人眼底深处别人察觉不到那份弱到微毫之间的反叛,这是他独独能看到的鲜活。


 


算了……


 


邬童这样想。


吵不过就吵不过吧。


这样也不错。


 


班小松对栗子的喜欢那是整个班级都知道,陶西这个家伙向来是睁一眼闭一眼,每天都是甩手掌柜一个。


 


遇上班级出事了。


 


呵呵。


 


“邬童,你和尹柯班小松想办法。”要不然就是。“班小松,你去把尹柯和邬童叫来,你们三个一起想办法。”


 


班小松对此很有怨言:“陶老师,你为什么不直接找尹柯呢?”


陶西想了想道:“他……太嚣张。”


 


“……”


“……”


“……”


 


总之全年级都默默的在心里记住一件事情,听尹柯的,没错!!


 


邬童那时候酸尹柯道:“看到了没有,这都是你的教众,教主。”


 


2.


 


自从邬童的土豪身份曝光之后,他除了校草的头衔之外,又多了一个新的外号。


总裁大人。


有段时间连班小松都跟着叫了很久,邬童倒是很期待尹柯叫他一声,无论是讽刺的语调也好,他想听他叫一声。


 


可是那个人整天都撑着如沐春风的笑容,带着柔情似水的眼神,要么看着作业,要么看着手里的习题,要么就是盯着老师,每次老师一看到尹柯那双眼睛,原本的急躁都消失了几分。


 


邬童说:“你看看那些老师,一看到尹柯,就像遇见爱情了一样。”


班小松说:“尹柯就是初恋的脸啊。”


邬童笑道:“初恋要毕业了,以后就是一个人的了。”


 


“还有大学呢,你想美事呢。”


 


邬童语结,难得被班小松怼了。


 


总裁大人最近很苦恼,尹柯不告诉他,他打算报什么大学,初中被抛弃过一次的邬童正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


旁敲侧击问不出来,直言不讳也问不出来……


 


他觉得委屈了,委屈的结果就是这个死傲娇对尹柯发了脾气:“你是不是觉得……我一直都在你身边打转?你烦!所以想方设法的离我远一点。你可以啊,尹柯!”


 


班小松看着这对夫夫又开始吵闹,他习以为常的问了句:“不哄吗?”


他本以为尹柯会一如既往的说一句:“明天自然就好了。”


 


可他等了半天都没有等来这句经典台词,只能转头去看身边的人,只见尹柯正盯着邬童离开的方向。


然后,没头没脑的问了句:“我一直都是对的不是吗?”


 


啊?


 


尹柯喜欢邬童那是初中二年的时候发现的事情……


少年的心事总是带着透明和酸涩的,像是一杯带着冰块的青柠汽水。


一般这种汽水都是出现在夏天,喝来舒爽解暑,带着沁人心脾的滋味。


 


若是这种汽水出现在大冬天,那就不合适了。


 


尹柯清楚,他的感情是冬天的冰镇汽水,不仅不合时宜,更是多此一举。


 


看清的他,决定远离。


 


邬童的质问和责备都是理所当然的,他有千万种理由可以掩盖他心中真正的理由……


【成绩】果然是个好借口。


 


离开和出现都是恰到好处,邬童没有一蹶不振,他继续他标准答案版的生活。


 


时间会把感情淡化,他这样想。


入了月亮岛之后,他的感情真的淡化了,无论是原本争强好胜的性子还是必须要站在高处的倔强,全都淡化。


他发现自己所有的情感都淡化,甚至包括交友。


 


班小松常常说,我觉得我和他很熟,可是他不这么觉得,尹柯给人感觉很好相处,但是总是隔着什么。


他从来没有看过尹柯和谁一起谈笑风生,一起上下学。


细细想来,他一直都是孤身一人。


 


焦尔说:“强者向来的是孤单的,人家是大学霸。”


 


再见到邬童,尹柯半楞了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安然,虽然面上始终都是平静。


标准答案出了错?他难道做错了?


 


后来,他发现自己也没有做错什么,邬童是被班小松吸引来月亮岛的。


整日看着他们为了棒球玩闹,嬉笑。出双入对。


 


放学路上,他能看到他们两个互相推搡的模样,那原本是他的位置……


你看,就是这个样子,你不在了之后,自然会有人代替你的位置。


 


如果自己不能站在你身边,那么找一个能让你欢乐的人陪伴,也不错。


 


渐渐地,他又回到原来的生活,想把所有的感情都平复下去,就像远离邬童那时候一般。


只是……


邬童没有放过他。


 


班小松一脸兴奋的跑过来:“尹柯你初中是棒球队的。”


他如遭雷击,像是被人抓住了什么一样,下意识的往后一退,甚至要做出防备的状态,侧目便看到了站在一旁的邬童。


 


他脸上有挑衅的笑容。


 


他是故意的。


 


在他不断的拒绝中,班小松越挫越勇,简直是长征精神。


更可怕的是,他发现自己长久以来想要彻底平复的情感,正在一点点的清醒过来……


但,自己也知道。


让这种情感恢复过来的人,是自己。


 


尹柯,是你自己。


 


他决定跟着心走一次,既然所有人都说他的决定是正确的,那……就跟着心走一次,他开始恢复和邬童的帮教,虽然他一直想要和面前的少年保持距离,那人却没有丝毫的隔阂,除了……脾气更大了。


 


班小松说:“尹柯,这么久了,我除了看邬童在你面前服过软,基本上就没有见他有过任何的低头。”


 


尹柯想了想道:“可能,是因为他吵不过我。”


 


……


……


 


3.


和邬童再次吵架的那天晚上,尹柯在家翻看入学的各种资料,这次他想自己做决定,要么就考一个离邬童近一点的学校,要么就离他远一点。总归是要做出决断的。


 


感情复苏过来,最可怕的一点是,在原有的基础上,他更喜欢邬童了。


 


仰躺在床上……


 


尹柯,做一个对的决定。


 


他这样想。


 


连续一个星期,邬童和尹柯的关系就是那天山上的冻雪,冷的吓人,想找他们帮忙的陶西都为之胆寒。


 


邬童当然知道自己有点无理取闹,但是……告诉他,他想去什么地方就这么难吗?你有主见,我没主见还不行嘛?


 


就这样过了一个月,高考也结束,志愿也结束……


邬童拦住打算现行离开的尹柯。


 


尹柯看着面前的少年:“干什么?我还以为总裁你不打算再和我说话了。”


听到总裁两个字的少年心情很好:“我和你报了一个学校,一个专业。”


 


“你!”尹柯有些大脑发白。


“不耍点手段,你就不知道什么是总裁大人。”


 


“你考的上吗?”尹柯问。


“……”


 


那天晚上班级聚会,大部分人都喝多了,多少人落泪,不断的举杯,落杯。多少人接着最后的机会告白,高喊着自己的心愿,撕心裂肺的高喊着,朋友。


 


尹柯一直避着酒,躲在角落里面看那些人醉哭嚎啕,歌颂青春。


他走到窗户边,透了一口气。


都结束了。


 


没时间伤春悲秋,很快醉醺醺暖呼呼的邬童就扑了上来,大家和他们都不顺路,只能独自一个人拖着邬童往家里走,光是走出酒店这一段就够他累的了。


邬童这两年往死里长个子。


他都快怀疑,这个家伙是不是吃个激素。


 


夏天又闷热的很,两个人身上只是两件薄薄的汗衫,疯了那么久总归有些汗,尹柯几乎能感觉到邬童皮肤的温度。


面红耳赤。


 


遇上邢姗姗是个意外,她喜欢邬童……并不是什么秘密。


当她看到邬童烂醉如泥的时候,直接伸手上来触碰,甚至要接过人:“尹柯哥,你把邬童交给我吧,我有车,我叫司机送他回去。”


 


尹柯下意识就要说好,可是手却没有松开。


 


他知道如今把邬童交出去是最好的选择,这样做是正确的……


把他交给邢姗姗是正确的。


脑中像是有催眠的魔音,来回回响。


 


交出去,这是正确的。


 


邢姗姗已经上手开始拉邬童。


 


下一秒。


 


邬童挥开那双手,双手攀上尹柯,还是醉醺醺的样子,对着他弯了眼睛,似有灼灼桃花万里亮在眼中。


气似醉甜,声若靡靡。


“尹柯啊~”


 


很好,很好,很好。


 


尹柯立刻站直了身体,拉住邬童:“没事,我带着他走走也好,万一吐了,你家的车就废了。”


 


将邢姗姗甩在脑后,扶着邬童走回家的路上。


尹柯丝毫不敢看自己扶着的人。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烧起来了。


 


偏偏那个人还是依旧不知道克制,不断的重复着一个名字。可尹柯就是不肯答应一句。


 


心中还不断的告诉自己,邬童说了自己的名字,那就想要和自己的走的意思。


他做的都是对的。


 


“你真的醉了吗?”他忍不住发问。


转过头那个人迷蒙的眼神,嗯,真的醉了。


 


把人推到床上,他坐在床边大喘气……


望着那个人。


最后……


“你可一定要考上啊。”


 


 


4.


邬童的大学生活很丰富,整天都被各种小妹妹围绕,小姐姐们也不甘示弱。


照片被传到网上去,也在短时间引起话题。


 


他自己倒是嘚瑟了一段时间,最后还是归于安宁。


宿舍是四人制的,总裁大人一挥手,立刻就变成两人制的了。


大学闹过一次脾气。


 


有个小学妹要给邬童告白,请求尹柯帮着带过来,结果到了那个地方才知道小妹妹喜欢的是尹柯。


 


……


……


 


在草地上看到蜡烛摆出的尹柯两个字,邬童差点没有放火烧了整个操场。


人家小学妹告白的话都还没有出口,总裁大人就拉着尹柯走了。


 


宿舍门被关上的那一刻,即使是黑暗之中,尹柯都能感觉到邬童的怒火。


“那个……”


还是要解释一下的,毕竟,是谁都没有办法忍受原本要和你告白的人最后和别人告白这种事情。


 


他刚要开口解释,就听到黑暗中邬童极其压抑的声音。


“尹柯,你是不是觉得你永远都是对的?”


 


他呆住了……


 


像是被击中了七寸,一动都不动。


他只感觉邬童的火气肆意,最后那个人摔门而去。


 


他不是对的吗?


他哪里错了?


不是你们人人都说我是对的吗?


 


他转过身拉开门,他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只是下意识去拉开门,他想给那个邬童家伙一拳。


凭什么,他好不容易说服自己,好不容易将感情藏好,费了这么多年的时间只是想重新站在他身边。苦苦的守着一份标准答案,不逾矩,不超过。小心翼翼。深怕这份感情被发现,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小心翼翼。


 


想要逃离,是他追过来。


 


想过放弃,也是邬童他死活不肯放过他。


 


就连女朋友都打算试着交往看看,最后还是因为邬童一句我有些头疼,你不要去约会了,一切都放弃。


 


他这么多年……


这么多年……


这么多年!!


“尹柯,你以为你永远都是对的吗?”


 


握住冰冷的把手,他猛地拉开门,凉风窜进身体里面,像是把他心中烧起的那把火吹灭了,吹成灰烬,吹成虚无。


 


漆黑的走廊,因为他开门的动静,只有他们门前这一盏灯是亮着的。


他像个谢幕的悲剧演员。


尽头的窗户,不断的涌进凉风,吹得他通体冰凉。


 


不禁冷笑出声……


 


他凭什么对邬童生气,用什么身份去质问邬童,一个喜欢他多年的男人?


算了吧。


你明明知道。


尹柯,你明明知道。


 


一切都是你自己的选的,这和对错从来都没有关系,一切都是你自己选的,你怪谁呢?


 


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他转身回屋关门,躺在床上,塞上耳机,就这么浑浑噩噩的睡了过去。


醒过来是因为感觉手心有冰凉的东西在擦拭。


他想睁开眼睛,可是眼皮重的抬不起来,索性就放弃了,迷迷糊糊了几秒,他又睡了。


 


邬童冲出宿舍之后,走到操场上,看着一群人围着那个女孩,女孩在哭,他上前和女孩道了歉。


最后又以总裁大人的表情说了句:“尹柯有人了,你们不要再想了。”


摇着尾巴约了隔壁不远处的班小松和栗子出来喝酒撸串。


 


他不想这么快见到尹柯,不然他会控制不住自己多年积攒的独占欲,一个冲动做出让所有人都追悔的事情。当然这个所有人里面不包括他自己,他想那件事已经快十年了。


 


和班小松栗子虽然离得很近,却不怎么常见,这一玩闹就是一夜,等他清晨偷溜回宿舍的时候,尹柯已经高烧不醒了。


 


睡梦中的尹柯,他到是常常见到,每天他回来的时候尹柯已经捧着书睡着了,床头的灯一直都在开着的。


像是在等他回来。


 


睡着的样子真好,邬童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一眼都不想错过。


眼神落在那双失了血色的唇上。


“你这张嘴啊,就知道怼我。毕业就给你堵严实了。”


 


可还是鬼使神差的低下头,就像从前每个晚上一样。


“就当做是预支吧。”


是这场架吵得莫名其妙,好的也莫名其妙。


 


5.


 


邢姗姗是个很执着的女孩子。大四那年,她选择和邬童在一起公司实习,邬童是跟着尹柯选的公司。


实习期过得倒是很快,毕业前夕,他和邬童搬了出去,成了邻居。


不过大半年的时间尹柯已经可以独自一个人带着新的实习生出差跑各地。


 


那天雨下的很大。


尹柯在家里收拾行李,准备明天跑云南一趟。


 


邬童就是这个时候来的。


他本能的知道门外的是谁,但是不想开门。


敲门的声音越来越大,或者说那是砸门。


 


他走到门边,用手撑住面前的门,感受着门一次次有力的震动。


莫名的他开始感慨中国防盗门的坚固。


门外是邬童跺门的声音,动静越来越大。


他像是恶作剧的孩子,坐在门前,看着那不断颤抖的门,他甚至在想,邬童要是把这个门踹开了,他就告诉他,他喜欢他。


他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


 


站起身打开猫眼,看门外的男人。


他一身的雨水,身上还是漂亮的西装。


 


今晚是邢姗姗的生日,他自然要穿得好看一些。


邢姗姗来找尹柯的时候,尹柯正在处理文件,女孩子的声音就是和男孩子不一样,轻轻哼一声都带着几分撒娇。


 


抬头是面容姣好的女孩子。


 


“今晚,我要向邬童告白,你来吗?”


 


他笑道:“算了,我明天出差,祝你成功。”


女孩子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最后还是离开了。


 


就像他曾经可以让班小松代替自己的位置成为邬童最好的朋友,他也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一个女孩子代替他喜欢邬童的这份心情。


 


看着情况,应该是没有答应……


 


“尹柯!!你把门给我打开!!”


“尹柯!!”


“尹柯!!!!”


 


那是暴怒的声音。


虽然,你不答应我很开心,但是……一切都应该到此为止。


我不想再做一份标准答案了。


 


邬童,阅卷老师说这份答案已经跟不上如今的教育水平了。


所以……该淘汰了。


 


不是你淘汰我,是我自己淘汰了自己。


 


他转身继续开始收拾行李,门一声声的响,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砰!】


 


他惊着了,转头去看站在门口的人。


防盗门被踹开了……


 


……


……


……


 


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压在地上动弹不了了。


压着自己的人也在发抖。


 


“我的门……”很久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钥匙在花瓶低下,你正当我踹的开防盗门吗?”


 


“你起来吧。”


 


“听他们说你要调去云南是吗?”他喘着问。


“我只出差而已,谁和你说……”


“尹柯。”那人还喘着粗气,每一缕呼吸都打在他的鼻翼上,邬童喝酒了。


 


“我从会场跑回来的,他们说你要去云南,我就跑回来了。我立刻就跑回来了。”他的话像是小孩讨要奖励的意思,又像是在渴求什么。


眼神里是迫切的探寻。


 


“你喝酒了?”


 


“尹柯。”他重重的叫了他的名字:“你为什么不给我开门。”


“我为什么不给你开门?”他自己也愣住了,为什么不给他开门,是啊,为什么呢?他为什么不给他开门呢?


邬童见他脸上的迷茫不是假的,像是庆幸的吐出一口气。


“尹柯,原来你也有回答不出来的一天,你也不可能永远都是对的。”


 


尹柯笑了:“我一直都是对的。不是你们说的吗?”


“你今天不给我开门是不是因为邢姗姗?”


 


他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什么意思?”


“你以为我喜欢邢姗姗?”


 


“不是……是邢姗姗喜欢你。”他老实回答。


 


邬童依旧平复下呼吸,双手抓住尹柯的双腕,两个人齐齐的倒在地上,四目相对像是在较劲。


“你以为别人可以代替,你在我心里的位置吗?”


 


一句话,便点破了一切。


 


“你错了!!”邬童叫道。


“你错了,你错了。”手掌用力,将那双手腕捏的发紫。


 


无视掉手腕上的痛楚,他像是被击中了什么痛楚,立刻挣扎起来,想把面前这个人推开,可是这个人一动不动,无视他的力道。


 


无言的挣扎着,反抗着手上的掣肘。


 


全身在反抗,那个人说的三个字,却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被鞭子击中一般,火辣辣的疼着。像是耻辱和不堪全都暴露。


 


眼中也是滚烫的一片……


 


他像是脱水的鱼,用掉了所有力气后,闭上眼睛哭泣。


依旧是无声的。


 


邬童低下头吻掉他眼角落下来的泪,一颗颗全都吻掉。


声音温柔的像是年少时第一次看到蛋糕一样轻柔:“你错了……你错了尹柯。”


 


哽咽的人反驳道:“我没错……我一直都没错。”


 


我希望你得到幸福,做这个世界上最得意的人,所以收起那份喜欢。


我渴望你的笑容永远都如少年般灿烂,所以将班小松拉到你身边。


我盼望你能够正常的结婚生子,组建幸福的家庭,所以不再耽误你。


 


我那么那么希望你幸福,希望你能得到夏天里面的冰块汽水……


不断的退让,找寻让你幸福的机会。


 


“你怎么能说我错了呢?”


“你凭什么说我错了呢?”


“你干什么说我错了啊?”


“我错了就错了你管啥?”


 


邬童将痛哭流涕的人抱在怀里:“是我错了,我初中就该和你告白,是我错了。”


 


6.


 


“尹柯,你把房门打开。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嘛?那种情况你要我怎么停下来啊。你好歹把内裤给我啊。果奔在家不太好吧。”


 


屋子里面依旧安静……


 


真的是,当总裁大人的开锁技能是白学的吗?


 


“啊!!!!!!”


 


尹柯大叫:“我错了还不行嘛?你让我睡一会儿,就睡一会儿。




不能再来了!!




我要睡觉!!




邬童!!!!!!


 


 


  END



评论
热度(2186)

© 地球上不转动的地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