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F【上】

俗:

渣攻回头,不喜勿入

补了三千字,划一个上中下,不然太短了不知道怎么发





李宏瑞因和王俊凯合作了一档综艺节目相识,相处下来觉得彼此爱好相似,就此成了朋友。两个人血气方刚,又相貌堂堂,圈里圈外都受人喜欢,招蜂引蝶的事迹也在聊天之余拿来分享,正好李宏瑞的朋友圈子里也有这么几位气候早成的童星朋友。一来二去几个人得了空闲就聚上一聚,圈内皆知他们关系亲密,人脉也就此扩开,两两相宜。

王俊凯年后去了上海拍戏,李宏瑞和翁岭也在上海,于是叫上那位小小年纪就开始做影视投资的影帝朋友,几个人到翁岭家里涮羊肉。

王俊凯听到电话响的时候正和翁岭抢锅里的虾饺,被铃声打了岔,眼睁睁见到虾饺被翁岭捞走了。
他看清楚易烊千玺的名字,没有接,招呼杜正江往锅里再下几个。铃声响了几十秒,最后熄了。

看见王俊凯的反应,大家都猜到是易烊千玺。
翁岭笑了两声,说,“怎么不接?好歹是一对儿”

“不接”王俊凯把手上的肉在汤里荡了两下,轻描淡写的回。

“你要是不稀罕那我就去试试了”杜正江低头吃着肉,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

“你说真的?那你倒是救我于苦海了”王俊凯知道杜正江在开玩笑,也说笑着回过去。

李宏瑞开了酒给大家添上,刚才的对话听到了一言半句。看见王俊凯随口一句,“我上次在微博看见他跳舞的视频,还挺好的,你不喜欢就别吊着别人了”
李宏瑞在这几个人里年纪最大,有个交往了三年的稳定女友,平日在娱乐圈里逢场作戏,但也没做过出格的事,倒是这几个朋友,一个个外界印象正直向上,实际上都是普通青年,脑子里的风花雪月不比别人少。

王俊凯故意没接易烊千玺的电话本就有点愧疚气闷,现在被这几个人左一言右一语的夹攻,心里烦躁更盛。拿着手机进了卫生间,给易烊千玺回拨了过去

那边铃声响了半天才接起,这几十秒的等待让王俊凯不耐烦的出声:“你刚才打过来干嘛?”

易烊千玺的声音比往常哑了一点:“我想给你说一声,我今天可能来不了上海了”

王俊凯听他说了才想起来,今天本来说好他来上海,然后他俩一起吃饭,结果自己把这个事给忘了,想到这里他感觉有些内疚。心想着还好他也有事,这才把内疚冲淡了一些。

王俊凯放柔了声音问:“怎么了?是出什么事了吗”

“一点点小事,我明天早上会准时来的”

“那好吧,我在翁岭家涮羊肉,先不聊了。”

“好,明天……”没有说完,那边已经挂了电话,易烊千玺握着手机沉默了几秒,直到何平从门口匆匆忙忙进来,喊他“千玺!”

何平是组合十周年解散后接手他的人,比易烊千玺大了十几岁,但因个子小眼睛大而并不显老,整个人浑身上下透着一股精明劲儿。
他转身,看见何平冲过来,着急的把他从头到脚扫了一遍,问他有没有什么地方受伤。

易烊千玺把刘海掀起来,露出已经上好了药的额头。

“伤口很小,医生太小题大做了,我跟那位先生说好了会负全责,后面的就又要辛苦你了”
易烊千玺出城的时候意外追尾,额头磕在方向盘上破了一个小洞,本来打算到机场赶飞机,这么一下被耽搁了,于是在联系了保险公司以后他自己去了医院。

何平打了几个电话把事情安排好,回头看见易烊千玺坐在长椅上看着窗外心不在焉的喝手里的咖啡

何平问他还去不去上海,易烊千玺点点头,“凌晨的机票,到那儿还可以和小凯一起去吃早茶”

“千玺,你觉得划算吗”

易烊千玺没说话,何平看着他和王俊凯在一起这几年,永远是易烊千玺赶完自己的工作,熬夜坐飞机去见他。

何平知道劝他不管用,但还是忍不住问,以前这么问易烊千玺还会给他数数王俊凯的好,现在易烊千玺开始不提及这段感情了,但还是对王俊凯奋不顾身。

何平送他回家以后就走了,易烊千玺洗澡换了件衣服,把行李箱里准备好要换的衣服拿了出来。
想到明天去也没办法在那边过夜,就只收拾了一个小包,联系了一辆车送他去机场。

他做完这些事发现还有时间睡上一觉,在朋友圈里刷到王俊凯的更新,点了个赞,就感觉睡不着了。

王源给他发过来消息,说听何平讲他出了车祸,问他有没有事。易烊千玺照往常一样给他说了没事,顺便配上了表情包。

王源又噼里啪啦给他发过来一大堆,和以前那个话痨源一般无二,易烊千玺打完字手指往上划划回顾了一下自己和他的聊天记录。看了才发现他俩的聊天里很久没有与王俊凯相关的内容出现了。
而当时三个人的小群,除了最初解散的那一两年还热闹过,后来也只有逢年过节的几个红包。


王俊凯在解散后顺利跻身95后小生的前列,朋友圈也借着解散那年的一个综艺来了一次大换血。王源在国外沉潜了两年,回来的时候借着当年的粉丝基础,也华丽的回归了一档热门综艺,加上接了几部电影,人气也不输往日。
而易烊千玺还和当年一样,好像三个人里就他没有变过。

易烊千玺把相册翻到最后,看见没解散以前和这两个人的自拍,还有那个时候成天像个智障一样欢的王俊凯。他想着,为什么一个人可以改变得这么彻底和迅速呢,好像一瞬间,王俊凯就和自己还有王源离得远远的了。

他想了想和王俊凯在一起已经快十年了,以前有事没事就缠着自己去看电影,还喜欢撒娇扮蠢的王俊凯,也已经消失几年了。

第二天易烊千玺站在王俊凯房间门口,先给他打了个电话,但没有接,他才敲了门。

王俊凯赤着上半身来给他开门,易烊千玺身上还带着风雪的味道,手上提了两碗粥。

王俊凯看见他温温柔柔的笑眼有些心猿意马,等他进来以后别上了门,从背后抱住刚脱下大衣的他,一手从他毛衣下摆伸进去,另一手掰过他的头与他接吻。

做完以后粥也凉了,两个人躺在床上王俊凯手在易烊千玺背后蹭来蹭去,这是从两个人第一次做爱就养成的习惯,当时王俊凯说好不容易睡到了,要多摸摸,多亲亲。

王俊凯这几年没少和别人胡搞,但能完全满足他的还是易烊千玺,给李宏瑞那几个人说起来的时候,他们说这是处男情结,毕竟当年两个人都是第一次,练出来的好技术百分之八十都是易烊千玺的功劳。

王俊凯在易烊千玺脸颊和额头又亲了几下,起床先去洗澡了。易烊千玺在床上回味了一下刚才的情事,脸还有些未褪的红晕。

床头柜上王俊凯的手机亮了一下,易烊千玺坐起来伸手去够,发现自己的指纹打不开了,于是用密码解锁,密码还是以前的2128。

微信里是一个女孩的消息,说王俊凯昨晚上把东西落在她家了,让他有时间去拿。

这个女的他认识,早年还和他们合作过一部电视剧。当时大家都看得出来她对王俊凯有意思,但当时王俊凯一心一意易烊千玺,微信都没加一个。

易烊千玺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往上拉了几下,看见他们亲昵的聊天记录。
他虽然心里清楚王俊凯在干些什么,但一直没有戳破过,现在亲眼看到,他的脸唰的白了下来。

他放下手机,拿卫生纸给自己随便擦了擦,把扔在地上的衣服捡起来穿好,轻轻关上门走了。

王俊凯出来没看见人,看见自己的手机在床上,打开发现那个女人的消息,猜到易烊千玺看到了。
他握着手机坐了半晌,然后急急忙忙套上衣服要出去。

易烊千玺刚刚买了几份早点,还没敲门,门就打开了。看见王俊凯慌慌张张头发都还没干的样子,脸上的笑意都分外苦涩。

王俊凯看见他也愣住了,迟迟说不出话来,直到易烊千玺把东西拿纸碗装好递到他面前了,他才回神把东西接过来。

易烊千玺走过去把窗帘给拉开,外面的阳光一下子就照进来,晃在他眼睛里,激得他鼻子发酸。

他想起来过去有一段时间,心理承受能力还不太好,受多了黑粉和私生的迫害,住酒店也要死死拉上窗帘,仿佛自己是见不得光的穴居动物。当时王俊凯就这样强迫自己开窗,带着他和自己的同学见面,一起看电影,打游戏,最后在一起。

王俊凯看见立在窗口的易烊千玺,心里腾起一种微妙的疼痛感,他以为自己可以逍遥法外,在谎言里继续这场不复往日单纯甜蜜的恋爱。他心知易烊千玺有所了解,却仍然用他的信任来开脱罪责。而现在一切已经无法遁形。

易烊千玺坐到他旁边,问他,“小凯,你是不是对我厌倦了”

“没有,千玺,你听我解释”
王俊凯想伸手抱他,但易烊千玺往后躲了一下,拒绝了他的怀抱。

“小凯,我们分开吧”
易烊千玺看着他,这句话他说得非常轻快,像完成了一桩心头大事,由此从一个困境里解脱了。

王俊凯看着他的脸,一句不要已经到了嗓子口,但看见易烊千玺的眼泪,他说不出口了。

易烊千玺生活里很少哭,以前训练最苦最累的时候也不曾哭,头几回做爱他疼哭过,后来除了在电视上就没再看见他流眼泪了。

而他现在哭了,眼泪顺着自己刚刚亲吻过的脸颊滑到他的下巴。

王俊凯听见自己的声音说“好”



易烊千玺走的时候顺手带走了刚才吃的垃圾,他脸上的泪痕被风吹干,从酒店大门出来,看见明晃晃的天光,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他颤抖着给何平打了个电话,第一句就说,“你以后不用跟着我赶工作了”

何平在那边将信将疑的问:“怎么了?你要炒我鱿鱼吗?”

“不是……”易烊千玺深吸了一口气,“我和王俊凯分手了,工作也不需要赶着做了”

何平的声音陡然凝重下来:“千玺……”

易烊千玺立马回:“你别担心,我什么事都没有,我提的分手,我现在打算去另找个酒店开间房,休息一天,明天回北京”

何平在那边顿了一下:“那你小心被拍到,我去联系公司,多给你放两天假”

闲在江南水乡录一个纪录片的王源听说这个事,马不停蹄的赶到上海,找到在酒店埋头大睡的易烊千玺,用惊天动地的敲门声把他吵起来,看见他红肿的双眼把他拎进厕所,打开热水往他冷冰冰的身上淋,自己身上也湿了。

“小千千,你终于想开了”王源捧着他的脸,让他清醒过来

易烊千玺在浴缸里翻了个身,面朝着墙壁,不去看王源,身体蜷在一起,和小时候如出一辙。

王源把他弄出来,把他抱在怀里,说,“别难过了千玺,世界上大把的好人等着你”

易烊千玺在王源怀里小声的哭了,王源听见他的哭声,竟然也觉得痛不可遏,只能将他抱得更紧。



王俊凯从床上被敲门声惊醒,看见手机里有十几个未接电话。其中谁的都有,就是没有易烊千玺的。

敲门的声音愈来愈大,他忍无可忍起来打开,经纪人和翁岭李宏瑞都站在外面。

王俊凯看了他们一眼,就又倒回床上,将自己埋在了被子里。

经纪人质问他怎么不去工作也不开手机,他不回,李宏瑞觉得事情不简单,帮他把经理人支走了,还好他的戏份已经拍的七七八八,加上平日里他也敬业会做人,剧组信他事出有因,把他剩下的戏推到了后面。

翁岭脾气急躁,直接把他从被窝里拽出来,李宏瑞看见他胡子拉碴的憔悴模样,劈头盖脸就一句,“你和易烊千玺出事了?”

王俊凯喉头动了动,又想把自己埋进被窝里。

翁岭把他的被子给掀了,骂道,“你他妈前天吃饭时候不还不接人千玺电话吗?现在这幅样子怎么回事”

王俊凯低着头,用手捂住了脸。

李宏瑞坐在边上点了根烟,问他,“谁提的分手啊?”

王俊凯的声音低低的从指缝里露出来,“谁他妈…谁他妈说我们分手了……”

“你也不看看你现在这幅德性,谁看不出来失恋了”翁岭嫌恶的踹了他一脚,想替易烊千玺出口恶气。他和易烊千玺经一位前辈介绍认识过,一见面他就觉得易烊千玺是自己的菜,结果还没撒网,就被李宏瑞告知这人和王俊凯已经在一起好几年了。他以为这两个感情好才就此作罢,结果和王俊凯认识相熟以后知道了他背着易烊千玺做的那些破事,碍于朋友的面子他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看见王俊凯这模样,只想把他给揍一通。

李宏瑞叹了一口气,“要是昨天发生的事儿,现在补救补救估计还行,我早给你说了别不把老情人当人”

王俊凯喉头剧烈的抖动着,整个身体也在不安的颤抖,最后他开口,“没…没有…机会了……”

他说得很慢,声音里的无助就从每一个字的间隔里泄出来,他轻声说“他不会回头的”

王俊凯把手放下来,眼前的世界因为腾起雾气的眼眶变得一片模糊,翁岭觉得气氛太过压抑,去把窗帘揭开了一个缝让阳光透进来,王俊凯闭上眼睛,喉咙里的苦涩让他咬紧了牙关。

在这一刻他意识到,过去的十几年他用感情将易烊千玺禁锢在原地,以为他完完全全在自己的掌控里,但实际上,自己从来没有掌握过这段感情,他要离开,自己连挽留的资格都没有。


王俊凯缓过来重新出现在剧组的时候瘦了一圈,连导演看了他也问是不是身体不舒服,预备着再给他几天假,毕竟王俊凯是当红炸子鸡,要是在自己剧组里出了什么爆瘦的新闻,估计又要闹上头条。

王俊凯拒绝了导演的好意,矜矜业业的把自己的工作完成了。他开始一整夜一整夜的梦见易烊千玺,梦里头两个人都还是过去在组合里的样子。

每每醒过来,王俊凯都会有一种他们还在一起的错觉。

在王俊凯杀青的那天,他收到这么多天来易烊千玺给他发的第一条微信,告诉他自己已经搬出了他们在北京的房子,同时带走了他们一起养的一只橘猫。

王俊凯打了字又删掉,重复几次,最后还是只回了一个好。

在上海的最后一天李宏瑞也结束了手边的工作,翁岭去了北京录节目,于是李宏瑞做东,带着心事重重的王俊凯和闲出屁的杜正江去了明星们常去的酒吧浇愁。

他们这类童星出名得早,酒量也早早就在桌子上练了出来,平日里的应酬十之八九都能全身而退。但王俊凯这次敞开了灌自己,几瓶洋酒下肚,他已经有点晕了。

李宏瑞和杜正江没敢多喝,怕王俊凯出事,虽然王俊凯酒量一直是他们几个人里最好的,但刚认识的那年有幸见过一次王俊凯耍酒疯,抱着活人就乱喊,易烊千玺统共四个字被他喊出十几种花儿来。也因为这个,李宏瑞在王俊凯后来对易烊千玺慢慢冷淡之后,稍稍有些预料到会有这一天的来临。可惜他有意无意的忠告并没能给王俊凯这个纵情声色的年轻人敲响警钟。

开始三个人有句没句的还聊几句,最后王俊凯不说话了,靠着沙发,眼睛盯着外头舞台上唱歌的人,脚跟着打拍子。

王俊凯颓疲的脸上晃过舞台顶上射过来的彩灯,近来他瘦得有点脱相,身体靠在沙发上,周围的人声好像都与他无关,让筹备着自己新电影的杜正江啧了一句,开了个玩笑想活跃一下气氛:“你别说,你现在这副样子挺带感的,要把你拉到电影学院,被你激起灵感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他说完李宏瑞接了一句,“说得没错”

王俊凯听到只是勾勾嘴唇笑了两下,眼睛半睁着,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后来李宏瑞打给了王俊凯的经纪人明杰来接他,顺道也把李宏瑞和杜正江载回去。

把王俊凯弄上车以后王俊凯就侧着脸靠着椅背,明杰从后视镜看见他的模样连连叹气。本来王俊凯就是他带得最好的一个艺人,在这一代里人气几乎无人可及。本人也机灵又会来事儿,唯一让自己觉得不放心的就是他那个从自己接手他以前就开始交往的前队友。本来这几年看见王俊凯和他渐渐疏远,觉得快分手了,不用再提心吊胆怕被娱记抓到把柄大做文章,没想到真分了手,王俊凯却又一蹶不振。

明杰打开车载电台让气氛不这么低沉,刚好电台主持人在拿组合的名字打趣,故意用怀念的语气说当年还以为他们会改名成tfmen,接着其他几个声音加入,恶搞着他们那首唱上了春晚舞台的口水歌。

杜正江和李宏瑞都不自觉的往王俊凯那边看了一眼,看到王俊凯的背颤抖着,李宏瑞示意明杰关掉电台。

在声音消失后,王俊凯还是小声的哭了。



王俊凯第二日坐了最早的一班飞机回北京。尽管昨天的宿醉让他头痛欲裂,但他还是想立马回到他们一起生活过的家。这种急迫感加剧了他的头痛,机场拥挤的粉丝群更是让他烦躁不安,最后他在公司开上自己的车进了小区的车库,才有种终于降落的踏实感。

当时他比易烊千玺早一年艺考,那年组合还经常有集体行程,但到第二年三个人就鲜少合体了,易烊千玺也考来了北京,于是王俊凯就租了这套房子。最后到组合解散,王俊凯索性拿出了自己的小金库,把房子给买了。

王俊凯站在门口,握着钥匙的手迟迟不敢打开门,他知道门里面不会有易烊千玺。

打开门以后王俊凯打开灯,家里看起来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能明显看出的改变就是皮卡丘的猫窝和猫架不见了。

王俊凯把行李放好,浴室里双份的东西现在都只剩下一份,他洗过澡就躺上床,睡到下午才被饿醒。

当时图便宜租的这个房子当西晒,久而久之他和易烊千玺就习惯了,现在正好是阳光进来的时候,穿过橙红的客厅,他到厨房打开了冰箱。

里面满满当当的,都是已经焉掉的食材。王俊凯感觉眼眶剧痛,疼痛让他喘不过气,他恸哭出声,狠狠捂住了自己的嘴。


易烊千玺接到王俊凯电话的时候有些诧异,犹豫再三还是接了。

谈话很简单,王俊凯说他打扫卫生找到了皮卡丘特别喜欢的那个遗失了的球,问是给他送过去,还是易烊千玺自己来取。

易烊千玺本来想说不要了,但想到自己住了王俊凯的房子这么些年,现在不在一起了,自己不是女人,谈不上损失费,所以早前就让何平按北京现在的水平把房租都给王俊凯打了过去。他心知这就样打过去王俊凯肯定会又给他还过来,于是不如见一面,给他说说清楚。

易烊千玺约了他晚饭的时候一块儿带过来,王俊凯听了连忙说好,再问餐厅能不能他定。

易烊千玺答应了,那边便心满意足的挂了电话。


王俊凯定了一间在北京的圈中人常光顾的气氛极好又极私密的会所,特意让工作人员加了一束玫瑰。

饭桌上王俊凯一直在自顾自的回忆过往,易烊千玺听他说心里虽然有所起伏,但已然是彻彻底底的失望,也就不再想去应和他的虚假和愉悦。

最后易烊千玺打断他,说“我在你那间房子里住了七年,我让何平把房租打到了你的账户上,是按现在的价格算的”

王俊凯愣住,手缓缓紧握,他说,“千玺……你不用给我钱……那是我们的家,你住是理所应当”

易烊千玺摇摇头,自嘲笑道,“我以前也以为是这样,但你和其他人有了关系,我们就不必再在一起了,不过本来我们两个在一起就不会是一个家,毕竟都是男人”

王俊凯脸色惨白,他在女人的温柔乡里徘徊的时候,很少有亏欠的感情产生,好像是觉得家里的那个人足够坚强,又好像是这个家并不完整,没有负担,没有责任。

王俊凯艰难开口,“千玺,如果现在我为过去道歉,并且以后再也不重犯,你可以…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易烊千玺放下手里的筷子,抬头盯着他,王俊凯的眼睛里带着一点期待的童真,这种眼神已经久违多年,易烊千玺甚至因此有了一秒钟的迟疑,但最后他说,“小凯,我们还是好聚好散吧”

他看见王俊凯眼里的光,一下就碎了,眼泪缓慢滑过他的脸颊。

王俊凯哽咽道:“千玺…再给我一次机会”

他身上的悲伤让易烊千玺眼眶跟着发热,他深吸了一口气说,“其实从前年开始,我就已经感觉到你对我的厌倦了,但我那个时候还想着,你还是以前那个你,况且我非常爱你,不想和你分离,我每次回去的时候就会去超市买东西把冰箱装满,再等你回来做,只是你不再想去动手了。”

王俊凯急忙说:“我会……我以后都会……”

“还是算了,我不想再经历一次绝望了,我早该知道的,你不再喜欢我的事情”易烊千玺闭了闭眼睛,将眼里的泪水憋了回去,从自己口里说出这件事,让他感觉像又经历了一次分手,一字一句都像刀子,扎在他的心口。

王俊凯看着他嘴里重复着:“不是这样的…不是……”


易烊千玺起身要走,王俊凯冲上去将他拦住,抱着他在他耳边说“千玺,给我一次机会,我们从头开始,我爱你,我只爱你一个人”

易烊千玺听见他说爱,用力将他推开冷笑着反问,“你还爱我?”

王俊凯点头,说着“从小时候到现在,我都只爱你,千玺……不要离开我”

易烊千玺伸手将自己刘海拨开,露出那个已经换成了创口贴的伤口,“这是那天去上海之前,我不小心追尾撞的,缝了三针,见面的时候我没来得及告诉你发生了什么,你就把我脱光了。”

易烊千玺把手松开,加了一句,“这样的爱……也太让人难过了”



王俊凯脸上全是泪水,他伸手想碰一下易烊千玺额头的伤口,但易烊千玺微微侧头,使他落了空。

“王俊凯,这几年我做的事情都是心甘情愿,我没有后悔过,如果你放不下,就当作是你小时候你陪伴我的报答,总之现在我们两不相欠,日后大路朝天,我们各行一边”

易烊千玺说得通畅,尤其最后一句一口气顺顺当当的将字词撑起,往事仿若过眼云烟,只剩下一个尚且完整,不甚心伤,休整片刻就能再次起航的自己。这番话说出口,他忽然觉得,结束这一段失败的恋爱并没有让他太过痛苦,反而是之前冷漠的王俊凯,常常让他从梦里惊醒。

王俊凯愣愣的看着他转身,打开门往大门走去,眼泪将他的背影打碎,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空荡荡的手心,轻声发问,“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

王俊凯看见那个身影穿过大厅,在周围人的烛光里,那个背影像慢慢走向黑暗。他的胸口传来让他窒息的疼痛,好像是知道这个背影完全消失的时候,易烊千玺也会消失在他的生命里。

于是他拔腿狂奔,从背后狠狠抱紧了易烊千玺,他将头贴在易烊千玺的肩膀上,四周已经有人发出轻声的惊呼,好像已经认出了他们。

但王俊凯顾不了这么多了,他明白这段感情命不久矣,他只能用最无力的方式留住他。

王俊凯开始是小声的问:“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千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易烊千玺心头震动,他咬着下唇没有说话,同时企图挣脱开王俊凯的怀抱,但王俊凯紧紧将他困住,让他动弹不得。

得不到回应的王俊凯一声高过一声,“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千玺,我不要,不要分手,我不要”
“我求你给我一次机会,我只要一个机会,千玺,不要这么快就宣判我的死刑”


易烊千玺以为自己的声音可以平缓而冷静,结果开口的颤抖和哭腔让他暴露了自己的情绪,“别…别这样…我们好聚好散”

王俊凯听了他说的话,大声吼道,“我不散,易烊千玺,我不散,我之前做错了,我会……我会改……”

他颤抖着亲吻易烊千玺的后颈,鼻尖在上面蹭了蹭,这种满足和踏实感是除了易烊千玺以外的任何一个都无法给他的,因此他更是不能放开他,他没办法忍受没有易烊千玺的生活。

易烊千玺听见他突然语调一转,“千玺…千玺…你喜欢我以…我以前的样子对不对?”

“我会变成之前的样子……只对你一个人好…只和你睡觉…给你做饭吃…我们再养一只猫,以后我们成双成对,它也成双成对好不好?”王俊凯的声音哽咽不清,哭腔里已经带上了绝望,他的双手几乎是下意识收紧,害怕易烊千玺消失。他脑子里一帧一帧都是以前愉悦幸福的时光,他放不了,也不想放。

悲伤让易烊千玺疼痛得微微蜷起背,他双手叠在一起狠狠捂着自己的嘴,不想让自己的哭声泄出去。


“好,我跟你回去”易烊千玺闭上眼睛,感觉到温热的液体划过自己的脸,但他心里冰凉极了,王俊凯的忏悔和追忆都让他心身震恸,明明王俊凯不可能再是以前的那个他,但自己竟然还是被他的言语蛊惑,还想在他的谎言里浑浑噩噩。

王俊凯听见他的话,将他转过来,两手压着他的肩膀,战战兢兢的问他,“你说的是真的吗?”

易烊千玺点点头,王俊凯的眼眶比之前更红了,他怀着感激凑上去轻轻吻了吻易烊千玺的嘴唇,随后把他拉回了包间,将他压在墙上,细细舔过他的泪痕,尝到满嘴的苦涩。王俊凯含住易烊千玺的嘴唇,牙齿轻轻碾在他的嘴唇上,像对待失而复得的珍宝一样小心翼翼。

易烊千玺闭着眼睛,王俊凯的亲吻不再像以前一样让他感觉到平静和舒适,反而让胃里翻江倒海,他猛的推开王俊凯,弯腰吐起来。

“千玺!千玺你怎么了?”王俊凯拿餐巾给他擦嘴,又喊服务员倒了热水来。

易烊千玺把胃里的东西吐了个干净,无力的靠在椅子上,拜托王俊凯帮他联系何平,王俊凯听完没动作,于是他只能自己伸手去够桌上的手机,刚摸到手机,王俊凯就一下子把他的手打开,易烊千玺抬头看他,怒道,“你干什么!?”

王俊凯弯腰把他抱起来,就这样抱他去了停车场,易烊千玺因为胃痛无法反抗,坐到副驾驶的时候他已经整张脸痛到发白。

王俊凯要送他去医院,易烊千玺不愿意去,说药就在外套里,拿出来吃一颗就足够。王俊凯看他的样子心疼又心急,而他自己也才大哭一场,看起来异常狼狈。他将车子开回他们的家将易烊千玺抱了上去,给他倒了热水把药吃了。

易烊千玺吃过药以后疲累的入睡,王俊凯坐在他床边看了他一会儿,随意洗了把脸也躺了下来,将易烊千玺搂在自己的怀里,拨开刘海吻了吻那个伤口,最后再在他的嘴唇上落下了一吻。

“千玺,我们像以前那样好不好?”
他小声说着,慢慢闭上了眼睛。



易烊千玺睁眼看见熟悉的天花板有了几分钟的恍惚,撑着上半身坐起来,看了看四周

这是他住了七年的地方,屋子里的这些小东西都是他和王俊凯自己布置的,所有尺寸的轻松熊还有几十个王俊凯抓来的娃娃都整整齐齐的放在房间一角。

他站起来拉开窗帘,强光让他不适的眨着眼睛,转身看见王俊凯站在门口看着他,脸上带着小心翼翼的有些僵硬的笑容。

易烊千玺也看着他笑了一下,王俊凯欣喜的向他靠近,易烊千玺对他的这种表情再熟悉不过。他心想着,或许王俊凯现在在感情上的这种天真,是他和过去的那个王俊凯唯一相同的地方。他了解王俊凯,固执而又自我,他无法对这段被自己单方面终结的感情释怀,也不如就让他看看清楚那些承诺和空话,是怎样的不堪一击。

王俊凯拉着他的手到饭桌上,有些局促不安的看着易烊千玺吃下一口,小心的问“好吃吗?”

易烊千玺点点头,又再夹了一筷

“太好了……我太久没做过了……上一盘还炒糊了……这盘我尝着还可以,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
王俊凯的感情总来得直接又激烈,他此刻愉悦得笑出猫纹,让易烊千玺都有了一种他们从未有过隔阂的错觉。

“你下一部戏什么时候进组?”易烊千玺问

王俊凯拿筷子的手顿了顿,“我不去了”

易烊千玺抬头,发现他看着自己

“千玺,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也知道你昨天说给我一个机会只是在敷衍我,你是不是觉得,我去拍戏以后,可以慢慢放下你?”


易烊千玺将碗放下,“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装作相信的样子?”

王俊凯伸手给他顺了顺睡乱的刘海,轻声笑道:“有盼头总比没有好,即使你在骗我,我也心甘情愿”

“如果现在没办法抓住你,那以后肯定也没机会了”

王俊凯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从小被人夸到大的眼睛里湿湿润润的,像闪着光的玻璃珠,让易烊千玺哑口无言

tbc














评论
热度(11)
  1. 地球上不转动的地方没名字 转载了此文字

© 地球上不转动的地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