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火阑珊处 08

lotus_Zaki:

我也添加一下上下文吧,这样你们也方便看


Previously On 灯火阑珊处:


                  






-------ABO生子,不喜误入




-------好像从头到尾都没说不上升,现在要说一下,因为我开了一辆自行车 = =


-------还是会继续甜的








王俊凯在舞池缓慢着自己的舞步,到了某一个角度便看到了不远处座位上的王源,一身小西装,头发也刻意地往上梳,露出了光洁的额头,显得整个人神采飞扬,此刻正一脸微妙的笑朝着舞池的两人。王俊凯收回目光,千玺的头还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已经一阵子了,王俊凯都觉得他是不是站着都睡着了。不禁捏了捏千玺的腰身,果然肩上的人有了反应,抬起了头来,脸上的红潮还在,目光迷离。“千玺,要不要回去座位休息一下?”




“你...你要去哪儿?”


“我不去哪儿,我陪你。”




千玺现在跟王俊凯说话还是带着些尴尬,毕竟王俊凯那一长串火热的表白才刚发生在半个小时以前,千玺一时间还是适应不了,因为他还是不能理解为什么王俊凯对他说那番话,因为自己太心动,酒精又麻醉了自己的大脑。他想不到任何那些话里夹杂的心计和某种目的,他当时说他不信王俊凯是真的,可是接下来还是任由他牵着手,任由着他掐着自己的腰,最后自己还主动抱了过去,这样的矛盾心绪让他此刻倒有点不知道要对王俊凯怎么样了,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温柔还是刻薄,不知道要拒绝还是接受,不知道要微笑还是继续冷漠了。于是他就跟提线木偶似的干脆不说不做,被王俊凯拉到了台下的宾客席,刚下来就遇到了同桌的王伯父,看见千玺微微一笑:“还好吗?千玺看起来精神不大好。”




“刚才有点喝多了。”千玺解释道。


“你怎么不看着点,喝酒伤身。”王父撇了王俊凯一眼,透着责备。


“嗯,我下次注意。”




王俊凯一认错,王父就算放过了,继续跟同桌另一个人谈着什么,王俊凯要了一杯姜茶,让千玺喝了。千玺喝下之后胃一阵灼热,而后脑袋也清明了一些,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被王俊凯握得紧紧的,好像生怕把他给丢了,千玺脸又有点烧,还醒什么酒啊,还不如再来一杯酒呢.....




不远处王源正伸着筷子要夹一片肥美的鹅肝寿司,眼看即将到手却被突然出现的一个人直接伸手拿下放进了嘴里。王源皱着眉不满地“啧”了一声,抬了头。钟璃居高临下地望着他,嘴里还蠕动着刚刚抢下的那片寿司。王源怏怏地收回了手,懒懒地问了句:“有事儿?”




“易烊千玺,”钟璃在他身边坐了下来,“他到底握着什么把柄?”


“什么意思?”


“王家是不是欠了易家的钱?还是王家有了财务漏洞?”




王源一脸“我真的懂你”的表情,只是直截了当地说出主题:“钟璃,我劝你放弃吧。我觉得你真的没戏。”




“你开玩笑?就易烊千玺?他家只不过有几个臭钱!!”


“臭又怎么了?多就行,还有 ,公共场合,你声音小点.....”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这不明摆着吗?人家爱的是他老婆,你到底哪里看不懂?”


“我就看不懂!王俊凯对我都是半真半假,他会爱那个人!?那我宁愿他谁也不爱!”




“得得得,你自个儿慢慢研究呗~”服务员又送过来热乎乎的鹅肝寿司放在桌上,王源这次赶紧拿起了筷子目标明确,成功拿下放进嘴里,还不忘满足道:“不过我还是觉得你:没戏!”话刚一说完钟璃就瞪着眼气得狠掐王源的手臂,惹得眼前的人忍痛连连,惊叫出声:“你有本事去掐王俊凯啊,掐我算什么本事!我不是看你长得漂亮我才不忍你......”




“如果我不行,易烊千玺更是妄想!”




“……钟璃,你很优秀,也很漂亮,”王源揉了揉刚刚被钟璃捏到发红的那块肉,眼神却变得认真了,“我知道你一定觉得这个世界上除了你没有人能配得上王俊凯。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其实王俊凯从来就不需要一面镜子陪在自己身边?你觉得你和他是命中注定,可是当年王俊凯只是跟我说,这世界上不管没了谁地球还是照转,没了你,也一样,反正永远会有下一个。钟璃,你听明白了吗?你对于王俊凯而言,失去还是得到,都是一样的.......”




钟璃的激动神情不在,认真消化着当年王俊凯说的那句话。字字穿心般,缓缓回头看向王俊凯那边的座位,和他紧握着的那只手,眼里的阴霾越来越浓,纵使他心里有一万句凭什么,此刻也终究是闭上了眼睛收起了眼里的一片黑暗,悄然地从穿梭来去的热闹里站起了身,在王源的眼前消失不见。




庆典该走的流程都走完了,王源在期间还受邀给母校献唱一曲,相比王俊凯声音的柔和低沉,王源的声音清透上扬,爽朗清脆,唱毕还不忘给桌下的王俊凯一个媚眼,主持人在一旁还不忘八卦了一下,问有没有另外一半,过去做过对恋人最浪漫的事是什么。王源笑而不语,而后才缓缓道来:“最浪漫的事,可能就是说情话给另一半听吧,比如抱着你我心里快活,看你发脾气我也觉得舒服,你笑起来的样子是世界上最美的,我就想这么守护你一辈子,之类的,虽然有点土,呵呵。”主持人打趣道,是有一点土,呵呵,但是爱情中的人本不就是最傻的吗?王源配合得连连点头,顺便对王俊凯做了一个yeah的手势。王俊凯绷紧一张脸,耳朵两边都已经在冒烟了,他还在试图用眼神秒杀台上笑的一脸灿烂的人。千玺倒是没听出什么端倪,可能是醉了酒晕了脑子,只觉得王源在说客套话,所以没记住。




“千玺,回家了好吗?”


“嗯。结束了吗?”


“还没完全结束,不过我跟我爸说你身体不舒服,想送你早点回家。”




也好,千玺需要一片寂静去让他仔细思考和回忆刚刚发生的那一切,至少在现在环境是考虑不出什么结果出来的。两人上了车只是坐在后座,司机开车的时候千玺就更晕了,甚至有点想吐。千玺拼命忍住胃的不适,看着窗外觥筹交错的光影,渐渐闭上了眼睛。等回到家的时候千玺已经完全睡着了似的,半张脸靠在王俊凯的肩上没了反应。王俊凯于是把他抱了出来,一开门便迎上了自己的小秘书,这个点小凯利已经哄睡着了。“夫人怎么了?”小秘书有点意外王俊凯回来得比预料中的早,怀里还抱着千玺那般小心翼翼地放在了沙发上。




“没事儿,有点喝醉了。”


“要不要我泡杯蜂蜜水?”


“不用,你先回家吧。现在也不早了。”




小秘书点了点头便拿着包轻着脚步离开了。躺在沙发的千玺过了不久便微微睁开了眼睛,第一眼便看到的是半红的篝火在眼前悠然地摇曳。慢慢坐起了身,脑子还带着点混沌不清,努力撑起身子站了起来,本想朝着楼梯口的方向继续走,经过走廊的时候便又看到了厨房的白色影子,王俊凯背对着他又在厨房做着什么。




“你在干嘛?”千玺刚醒,力气仿佛都被抽干了似的,声音也透着沙哑无力。


“给你温个牛奶醒醒酒,等会洗澡,你好好休息。”




“.......”千玺看着王俊凯的背影,欲言又止,他本想说不用了,但是自己又困得很,话到了喉咙,可两片薄唇就是张不了口,索性就静静等着,不说话了。等到王俊凯最后把牛奶热好的时候,千玺半打着盹,懒懒地就这么乖乖坐在厨房案台的座位上,眼神没了聚焦,双手就这么自然地在大腿上舒展,背颓然地靠着座椅,仿佛已经快要直接坐着睡过去了。




“喝吧。”千玺喝的时候王俊凯的手落到了千玺的肩膀上,身体就突然这么一抖。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喝完了这杯温牛奶,他此刻其实很想问问刚才王俊凯的那番话是什么意思,可是他其实又非常明白字面上的意思,千玺真正想问的是他说的是不是认真的,是不是真的。可是这样就有点追根究底的追问意味了,就有点自己太在乎那些话的意味了。万一王俊凯只是又咧嘴笑笑说句跟你开玩笑呢,受到羞辱的还不照样是他?泄了一口气,千玺最终放弃了刚才激烈的思想大乱炖,他不能再让自己上当一次了,他告诉自己要休息,就当刚才发生的都是一场梦。




“我去洗澡了。你也早点睡,晚安。”




只是给了王俊凯一个僵硬的微笑,千玺便转身兀自上了楼。进了房间,脱了衣服,直奔淋浴间让冷水狠狠地迎头浇下,试图让自己彻底清醒。待千玺拿着浴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打开浴室门的时候,王俊凯高大的身躯直接就立在了千玺的面前,吓得千玺差点掉了手里的浴巾。“王俊凯你干嘛!?”千玺刚从浴室出来全身都是裸着的,只是低着头一味地拿着浴巾擦头,现在他赶紧把浴巾裹在自己身上,头发上的水还在不停滴下,透着水光。王俊凯低头一直看着他,他早就洗完澡了,在浴室门口驻足了半天,就等着千玺出来。




“我来看看你。”


“呃......”千玺此刻心心念念的只是想赶紧找件衣服罩上,穿过王俊凯在衣柜里就找了一间睡衣,“你有什么事儿吗?”


“我想和你一起睡。”


“为...为什么....”


“我喜欢抱着你睡。”




千玺的脸又是一阵红红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爬上了床掀开了被子,见王俊凯还是这么站立在床边,像是一个犯错的小孩在罚站,等待着千玺的指示。“王俊凯你到底要干嘛?”千玺没拒绝也没答应,他就算突然地害羞,也要小心翼翼王俊凯不知道哪一刻会设下突如其来的陷阱,“我现在很累,没工夫跟你吵架。”




“头发没干怎么睡觉呢?我帮你吹吹把。”




“啊?不用....”没等话说完王俊凯已经跳上了床,直到头顶传来温暖的气流,一下一下拂过千玺的黑发,还有手指轻柔地在头顶发旋周围一圈圈的温柔触摸,暖暖的,又软软的。千玺握紧十指只觉得左心房一颗心突突地猛跳。直到吹风机的聒噪停息了,千玺终于明白自己的心跳跳地有多么厉害,抨咚,抨咚......生怕被王俊凯听见一般,千玺直接侧着身子抓起一端的被子就躺了下去,背对着王俊凯。他能感觉王俊凯也在他身边缓慢躺下来了,并且靠着他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到摸上了千玺的侧腰,再滑向他的小腹。千玺终于要发作了,但是还是没拒绝,没接受。只是突然把手掩盖住自己曾经被王俊凯标记的后颈,嘟囔了一句:“休想再标记我。”




“对不起,”王俊凯用唇轻轻触碰千玺覆盖住标记的指尖,“以后你不答应,我绝不强迫你。”




指尖传来的酥麻让千玺难以自持般抖了一抖,于是赶紧伸出手把床头的台灯给熄了,光线一暗,感觉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千玺虽然松了一口气,但还是一动不敢动。身后王俊凯倒是悠然多了,在后头环住自己的身体就已经开始均匀地呼吸了起来。




难道他就睡了?




“千玺,你的心跳好快。”




忽地,就这么一句话,千玺终于撑不下去了,干脆撕破脸,转了个身,两人面对面。把灯熄灭了千玺的眼前由此一片黑蒙蒙,只看得到枕头边上王俊凯模糊不清的轮廓。仿佛给了千玺勇气般大声了一句:“王俊凯你别惹我!我不吃你这一套,你现在给我出去!”




“千玺,我们重新开始。我是认真的。”


“怎么证明!”千玺气呼呼,“我要再上当我就是天字第一号大傻逼!”


“你想让我怎么证明?”


“王俊凯,喜欢你的人太多了,我不想凑这个热闹,我也凑不起.....”


“你喜欢我,对吧?千玺,就算是一点点,为什么不能试一试?”


“没戏,我们没戏......”




“可是我喜欢你,我发现现在自己不是一点点的喜欢,不管你相不相信,别拒绝我......”王俊凯的那句喜欢一直在千玺的耳边恍惚地打转,就算当王俊凯越来越靠近,吻上了千玺的锁骨,到坦露的肩膀,千玺脑海里的多重意识还在不停地打架,争吵,此刻似乎忘了聚集力气去推开眼前的人了,他明明退了酒意,却还是像刚刚那般顺从了自己全部的身心和意识,感受对方温柔的浓情蜜意,滚烫到再次轻易地麻醉了自己,直到王俊凯把手伸向千玺的裤子里,触碰到某一处,那一刻千玺猛地睁开眼睛下意识地夹紧了双腿惊呼:“别!别动!”




“嗯,是我不好,刚刚没忍住。”王俊凯的手乖乖地退了回来,继续抱紧了千玺的腰。相比上一次王俊凯带着强烈主观上的强迫,丝毫没在乎过千玺的任何意见。这一次王俊凯却听话了,因为他能感觉到千玺害怕了,毕竟到了这一步没有任何前戏工作,回想起他们第一次的不堪回首,千玺有理由担心害怕,王俊凯表示完全理解。另一边其实千玺其实并没有想得那么深远,甚至并没有想到后果是有多难受,他只是在那一刻太过于紧张了,他可能从前几个小时做梦都没想到他和王俊凯会走到现在这一步,两个人竟然带着爱恋情愫进行肌肤之亲,对方还是王俊凯啊,是这么多年打算扮演一辈子陌生人的男人,可在短短几秒之间他就突然变了,他们很快就要在床上如胶似漆了?千玺于是下意识地说了一句“别”,并非拒绝,仅仅是因为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




第二天千玺醒来的时候王俊凯又不在了,他坐在床上晃了一下神,只觉得庆幸昨天他们俩没做什么,否则霸道总裁爽完便拔屌无情,自己醒来又会变得多难堪.....千玺摇了摇头,笑自己又想了些有的没的,同时他也发现,只要每次和王俊凯睡在一起,就会特别贪睡,而且每次稳稳睡到大天亮,非常亮。千玺伸了个懒腰,出门果然就瞧见小凯利又不见了。千玺洗漱完换了一身正装,也赶着去公司,经过厨房案台的时候王俊凯又留了字条,这次不是像往常提醒的例行碎语,而是一句看似郑重的邀请:




---------千玺,晚上7点半,xx花园餐厅,我等你。




千玺看着那浅浅的一行字,沉默良久。仔细分析,只提了他的名字,意思是没小凯利,明天不是节日,所以跟自己双方的父母也没关系,所以无关演戏,难道是他们两个人,单独共进晚餐?没有以上这些理由,这顿两人的晚餐毫无意义,除非……




王俊凯.....是来真的吗?这算是约会吗?他们俩之间有这个必要吗?




千玺这次没有把纸条放在一边,而是折叠起来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便匆匆出门去公司了。








景茂大厦顶层正反射灿阳的一块块玻璃板,从外头看一片亮瞎眼群众双眼的金色,包括同样是一块大玻璃板砖铺上去的天花板,罩着里头总裁王俊凯的黑色头发都染上了来自于头顶一层暖暖的余晖。王俊凯正襟危坐,低着头向下划着ipad,一页又一页。突然屏幕弹出来一个视讯信息,信息发送人是钟璃。王俊凯果断挂断了,继续向下划。钟璃的信息还在继续:




-------何必这么无情,我本来是要汇报你府锦那边的情况。




小秘书急匆匆便上来了,问王俊凯有什么事儿需要吩咐。




“转告钟璃,以后有什么事儿先向你汇报,再汇报给我,谁教他可以直接视讯我的?”




“噢......我以为karry跟他是旧相识...而且他也问起你的email地址,所以我就透露给他了.....对不起karry,我等会提醒他。”小秘书这次出错了,因为那次意外看到了karry和钟璃在会议厅接吻,才会觉得karry应该对这个钟璃是不一样的,现在看来是他自作聪明了。




“还有,XX花园餐厅的订位呢?”




小秘书面露难色:“因为您突然说要换去室外瞭望台的订位,那里的位置已经满了....”果然不出所料,王俊凯的脸立刻就阴冷了下来:“查查最后一个预定的人是谁,跟他好好谈条件,实在不行就投资那家店,反正我一定要那里的位置。”小秘书点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手里还拿着几张纸走进要给karry看,不走近不知道,走近吓一跳,本来以为karry一直在聚精会神地在ipad里看文件,但是瞅着界面越看越不对啊,最后才看清楚原来是淘宝界面来着,小秘书恨自己的眼神如此犀利,随随便便就抓到了几个关键词:水溶性润滑油,丝般爽滑,值得拥有.....麻醉的扩张快感,冰爽刺激,满足11种高潮......那一刻小秘书觉得他眼睛瞎了......




“Karry要没什么事儿我先下去了.......”




“嗯。”王俊凯头也不抬,继续正襟危坐,食指向下专注地看着屏幕,又划了几页过去了。








“Jackson,这是刚传过来的新品牌资料搜集情况。”千玺下意识抬起的双眼好似没有完全睡醒,拿下了文件随便翻了几页。千玺的秘书是一位一板一眼神情肃穆的中年女alpha,行事作风向来一丝不苟且雷厉风行,之前一直跟着千玺的父亲做事,后来才过来千玺身边,说是帮千玺忙,其实易父也有监督的意思,并不是说千玺做不好工作,只是有时候自己儿子缺少自制力,恒心不足,怕千玺又分心去做些不重要的闲事去了。就好比此刻,千玺从今早进公司到现在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秘书远远地就看见总裁一直魂不守舍,手里攥着一张淡蓝色便签纸看了又看,收起来之后没过多久又拿出来了,最后叹了一口气。等自己一靠近,他又小动作似的把便签纸不动声色地藏了了起来。




“Jackson,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不然回家先休息休息?”




千玺如梦初醒:“没……还好……前几天我要的那几个投标公司的项目资料在哪里?”




“已经排列好了啊,我今一早就跟你说了。”


“噢……呃,我先看看吧。谢谢。”




秘书出了门,千玺看着文件里密密麻麻的字注意力反而越来越不集中,一不留神又把那张纸掏出来了,看着王俊凯写的笔迹,千玺拖着腮帮子却越来越烦,他决定要换个办公室,有大窗户能看蓝天白云的那种,不然他心里不舒坦。这张淡蓝色的小便签纸已经被千玺捏得褶皱不堪,边缘都翻起来了,千玺还在纠结到底晚上该不该去赴约,赴了约不就是示好了么?不赴是不是就算拒绝王俊凯了呢?关于拒绝王俊凯,千玺心里透着拒绝,但是赴约的话千玺又拉不下脸,他害怕王俊凯又是昨晚那样温柔的模样,他根本招架不住,索性不去吧,虽然完全杜绝了上当的可能,可是心里为什么总有那么丢忐忑呢……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千玺收起那张快被揉烂的纸,拿起来一瞧,是邬童的电话。




-------喂千玺,忙吗?


“还好……学长怎么了?”


“我现在在外面,我看见了xx广场领馆里有开放robot kitty的主题乐园展览,你不是最喜欢hello Kitty了吗?等会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是吗?几时?”


“你几时有空?开到8点。”


对面长长的沉默,邬童甚至不确定千玺还在线上。“千玺?”


“呃……去吧,我们……我们早点去,6点见吧。”


“嗯,那好,我直接在门口等你。不见不散。”




“嗯…不见不散。”挂了电话,千玺觉得自己不用再烦恼了,老天都替他安排了今天晚上另外的约会,千玺有什么理由不接受邬童学长的邀约,而去接受王俊凯的?仔细想想真的是没有,这是天意,不是借口。千玺努力说服自己,看了看表,没过多久就拿着车钥匙出门了。




邬童果然就在门口等他,看到千玺过来了就热切地搂着千玺的肩膀,说里面还可以一起玩游戏,他还可以给千玺拍照。千玺微笑点头,两人买了票就进去了。这次的开放展览其实规模不大,主要是需要排队,浪费了一些时间。相比千玺,邬童全程是欢快的,他有提前为这次活动做科普还跟千玺一边解释每一个游戏怎么玩,千玺连连点头,看了一下表,7:10。




“你是不是赶时间?”




“啊?没有啊…”千玺拿出手机勉强笑了,“来,我给你拍张照,你朝那儿站。”




“不了,换你来吧,我来给你拍。”邬童举起手机,屏幕在千玺的脸上聚焦,定格。抬起眼,邬童的微笑不知道何时也勉强了起来,屏幕里的那张脸,心思完全不在这里的那张苍白又空洞的脸,邬童还是把他拍下来了。淡淡微笑:“还有一些环节可以逛,你想去哪个?”




“我都行。”千玺兴冲冲地拉着邬童往里面走,嘴角挂笑,荡漾着酒窝。展厅里人来人往,大部分都是小孩子,可千玺的兴奋不输他们,千玺从小就很萌hello Kitty,到读高中的时候还经常在群组里发hello kitty的表情包,因此被其他同学嫌弃,只有邬童一个人也下载了相同的hello Kitty表情包,和千玺一起发。这么多年了,千玺还是那么喜欢,邬童还是那么了解千玺,知道什么能给他快乐。可是,这一秒邬童看着拉着他手的千玺,脸上泛着酒窝的笑脸,欢欣于眼前五颜六色的缤纷光景,他的眼睛却是灰色的,那双本来邬童应该懂得千玺所有悲喜情绪的眼睛里,现在是一片雾色,邬童什么也看不到,原因仅仅是,这个人的心思根本不在这里。佯装地越投入,便越暴露,邬童第一次觉得千玺的梨涡如此刺眼,就像一副假面,仅仅只是遮了一张皮,邬童又怎么会看不穿呢?这副空壳又低头看了一眼手表。




7:40分。




王俊凯还在等吗?为什么没有电话?




千玺本想着6点的活动应该到7点半之前就能结束,但是心里也多少纠结着如果结束不了那就算了,这毕竟不怪他,怪这次展览东西太多看不完。如果迟到,他心想着王俊凯会来个电话问他来不来,千玺就说会迟到呢,王俊凯如果愿意等他就去吧,如果王俊凯说算了下次再约他也就松了一口气,本来这如意算盘打得的确不错,解决了自己去又不去的纠结,可是为什么,千玺又看了一眼手表,都已经7:50分了,怎么没有任何电话打来呢?还是根本没有这次晚餐,王俊凯随便说说所以自己也忘了,还是他想再看自己的笑话可是他没有上当,于是灰溜溜地回家了?




估计是这样……千玺看了看表,8:30分。千玺在餐桌前攥紧了手机,心里又窝囊地觉得不然自己打个电话给王俊凯,说今天来不了了。但是谁知道他会说些什么伤人的话呢,比如,易烊千玺,你还真当真了呀。这种自取其辱的事儿千玺不是干不出,只是在王俊凯面前,千玺坚决不能干。打过去,他肯定得意着呢……




“你到底在想什么?”




“啊?”千玺被邬童叫醒,玩弄着手里的叉子转着意面一圈又一圈,终于抬起眼来,“没什么……”


“你在担心什么?可以跟我说吗?”


“真没什么事儿…”千玺笑了笑,“就是公司的一些事儿,挺烦。”


“是因为王俊凯吗?”




邬童不是拐弯抹角的人,当他发现了什么,他便不想憋着,更不会装作一无所知。他也无法忍受喜欢的人一直在眼前,心思却在别处。基本上,这次和千玺在一起的时光已经浪费了。




“跟他有什么关系?……”


“那就是了,”邬童看到千玺微妙的表情变化,就此板上钉钉,“千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其实不重要,”千玺装作若无其事地笑笑,“王俊凯约我晚上吃饭。”




“你没拒绝也没接受然后现在和我在一起对吧?”千玺看了他一眼,惊讶于邬童怎么可以猜得那么准,邬童叹了一口气,他怎么会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当年千玺不也是没拒绝没接受自己的告白最后他只能这么离开了,当年没有再去找千玺当面说清楚,是他活到现在做的最后悔的一件事。所以就那么轻易地给王俊凯钻了空子,现在的王俊凯一定比高中那个懦弱的自己有勇气,他在时间上就已经走在自己前面了,并且有无数次机会会对千玺表明心意,好比此时此刻,王俊凯如果还在继续等下去,那他就赢了。再看看千玺整个过程的魂不守舍,邬童便更确定了他的想法,“千玺......我真的很不甘心。”




“学长……”


“你喜欢上王俊凯了,对吗?”


“不是!”




“你现在的反应告诉我说是,你那天拉着我离开王俊凯时你脸上的表情告诉我说是,我每次要牵你的手时你下意识的躲避告诉我说是!”易烊千玺头一次见识到了邬童的脾气,并非暴怒,只是戳破一个个一针见血的真相,逼得千玺不得不正视。




“王俊凯那种人......不可能的。”




“千玺,当年我也是怀着那点可笑的自尊,害怕被拒绝被伤害,所以我才悄悄离开了,因为没有得到你的回应却还是得面对你让我觉得无比难受。我当时选择逃避。现在我很后悔,千玺,你想像我一样后悔吗?你永远都是这样,把自己划在在一个安全的领地里,你不出去,也不让别人进来.......”邬童说的每一句话都发自真心,千玺本应该很认真的接受邬童的坦白,但是尴尬的是就在邬童说了一句又一句话的当口他的手机一直在桌子左下角疯狂振动,邬童说道一半,把手机挂掉,继续说,手机再响,邬童再挂掉,到第三次的时候邬童终于不再继续说了,这次千玺终于看清楚了,是一个叫尹柯的人,邬童不耐烦地拿起了手机,都不问什么事,直接粗口:“干什么!?没空!”然后又挂了电话。




尴尬的是手机还在继续响,千玺表示理解地一笑:“是同事吗?如果急的话你先接吧。”




“不是同事,我上司。”




“........你跟你上司这么说话?”邬童再接了一次,这次他冷静下来,只是声音转而轻柔了许多:“尹柯你有完没完?现在是下班时间,别骚扰我!”千玺在一边尴尬地干咳了一声,只是道,“人家有急事才会找你,你不然就先走吧。”




“不用,”邬童冷着脸直接关机了,他现在被甩了,情绪不佳,但是还是勉强笑笑,“我送你回家?还是去那间王俊凯等你的餐厅。”邬童希望千玺选择前者,因为他的大度已经强装到了极限,如果还要亲手把喜欢的人送到别人怀里,这种事儿他真干不出来。




“不用!你先去忙,我开车自己回家。”




千玺跟邬童告了别,上车的时候又看到显示屏里的时间:9:10,千玺发动了车子,打算回家。看来邬童说的没有错,他的确魂不守舍的,明明车子的冷气扑扑地往自己脸上吹,但是千玺还是一阵烦躁,看着自己的电话还是毫无反应,千玺越来越心烦。这次的晚餐泡汤了,明明是自己选择的,但还是觉得失落。




回到家刚一开门小秘书就从楼梯角落探出头来:“夫人您回来啦?小凯利已经睡了。”小秘书正要拿起外套和包打算回家,千玺觉得疑惑小秘书怎么还在家里。




“你一直在这?王俊凯呢?”




“karry还没回来,难道他没和你一起回来?不是订了今晚xx花园餐厅的晚餐吗?我花了好大的力气订到的位置呢。”




千玺马上看了眼手机,这个点了,王俊凯还没回家,千玺心里又乱了,只是问:“那王俊凯现在在哪?”




“不知道啊夫人,但是王俊凯今天临走时跟我说,今晚任何电话他都不接,公事勿扰。”




“你先再帮我看一会儿小凯利!谢谢了!”千玺急得话还没说完便拉开门跑了出去,重新上了车,发动了车子。他给自己打了个赌,王俊凯还在那家餐厅等他,所以他还没有回家。就算没有,千玺也认了,没什么大不了的。遇上王俊凯,其实他早就应该认输妥协了,不管自己在害怕什么后果,总都比逃避要强,因为逃避,对他来说是另一种形式的折磨。




千玺跑进大楼里按了电梯,里面的人蜂蛹而出,已经10点多了,人群陆陆续续地都走了出来,只有千玺一个人还心急火燎地往上走,出了电梯,大部分店都已经打烊,走廊冷清地过分,煞白的光在头顶照得地面一片惨白,一个转角,千玺飞奔到前台,已经没有服务生接待了,走到里面,位置全都是空的,椅子也已经架到桌子上。果然……自作多情的一直是他自己……




“这位先生,”身后突然出现一个人,看穿着应该是店里留下来的服务生,“您找王俊凯先生吗?”


“是。”




“请跟我来。”千玺没想到这间餐厅往里走还别有洞天,直到推开门看到一片宽阔的室外平台,一切装潢得绿树成荫,正中央还摆设了几棵逼真的绿树,走过林荫小道,穿过绿叶遮挡,王俊凯就这么在层层遮挡间出现了,一身正装,坐得笔直,桌子上什么都没有,只有他的手机,一直握在他手里,大拇指轻轻在黑色的屏幕上来回抚摸着,虽然只是一个等待的背影,千玺突然眼角有些酸涩。




“王俊凯?”


王俊凯回头,好像松了一口气:




“你来了,”千玺静静走到王俊凯对面,坐下,没有一刻不在细细观察王俊凯此刻的眉眼神情,是愉悦的模样。看着自己时,笑得安静,王俊凯声音本就低沉,在月色和暗淡光影的烘托下,这样的声音透着股谧静的温柔,“你饿不饿?吃饭了吗?”




“你等我多久了?”


“我准时到的。”


“你怎么不打我电话?万一我不来呢!?”


“等不到,我今晚都不敢回家。”




王俊凯虽然一直握着手机,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打电话给千玺,他想让千玺自己想清楚,自己决定,他能做的就只有等,就像那张淡蓝色的便签纸上写的,我等你。其次也是王俊凯他自己与生俱来的固执的骄傲,王俊凯从小到大从没求过什么人,更没有得不到的东西,他一直擅长权衡得失,计较利弊,能让他遗憾的东西少之又少,因为他拥有太多,其次他向来懂得判断取舍。就像任何一个决定他做出可能不超过五秒,他不确定千玺会不会来,但是他就是确定自己一定会等下去,这个决定作出连一秒都不到。再也无关那些权衡计较,有时候左心房算出的结果就是一瞬间,比走脑子快多了,还让你的身心意志不得不遵从,并退化到了自己最简单甚至最傻的模样。所以在千玺到达之前王俊凯只剩下一个问题需要担心:他等会儿真不知道该怎么回家,面对千玺。




“那是你买的房子,怎么就不敢回家了......”千玺笑不出来,一张不哭不笑的脸上,眼睛错落着复杂的情绪,翻开了菜单,“这么晚了厨师难道不回家吗?”




“他们看我太帅了,同意延时到1点打烊,”王俊凯突然想起了什么,也翻开了菜单,嘴里念叨着, “这里有你很喜欢的那种拌着半熟蛋吃的奶油意面......”




夜渐深,风也是冷的,千玺喝了一口酒,此时喝酒的兴致比吃面高昂地多,千玺在早之前担心他和王俊凯面对面共进晚餐的尴尬情形,其实现在看来并没有那么糟,一切竟然进行地挺浪漫的,还带着些脸红心跳的悸动,可能美食太赞,夜景太美,美酒太醉人,高处就算再不胜寒,千玺看着王俊凯,王俊凯看着千玺,心里也是暖暖的。“对不起....我今天.....”




“有急事儿你可以通知我一声,我们可以改天约的。”


“王俊凯,”千玺深吸一口气,想把话说清楚,“我本来没想过来的,我只是觉得没有必要……”


“可是你还是来了。”




“我......”千玺无言以对,他还是来了,而且是喘着粗气冲回来的,绕来绕去只是会浪费时间,千玺干脆把自己的想法说得明明白白,好让王俊凯自己好好想清楚,“王俊凯……你不要告诉我我们结婚五年相安无事地扮演陌生人,都那么久了,可是短短几个月你就突然喜欢上我了?这事儿放谁身上都不会信。”




“千玺,你喜欢我的吧?”王俊凯的眼神不容辩驳,千玺想故作尖锐的口气好好跟王俊凯讲道理,可话锋就这么轻易被王俊凯拐了弯,好比一记重拳却打在棉花上,一刻无话,王俊凯突然伸过手覆上千玺的手背,千玺知道他要干什么,可是他不清楚是自己不知道怎么躲,还是根本不想躲。王俊凯在餐桌上倾过身子,微微俯首,偏头,触碰上千玺的唇,角度刚刚好,千玺觉得柔软又舒服。等王俊凯再看清千玺的脸,是一副张皇失措的模样,眼神游离不安得好似想找个地方躲起来。王俊凯本想微笑欣赏,接着却脸色一变:“千玺……你的信息素……”




“什……什么!?没有的事儿!”千玺红着脸仔细体会一下,他本来脸就滚烫,此刻更是什么也差觉不出来了,只是觉得身体有点发热。




幸亏是在室外,温度也低,玫瑰的芬芳释放得浓烈,却也在高空露天的冷风里消散得快,尽管如此,坐在千玺正对面的王俊凯还是有些把持不住。“走!”王俊凯拉着千玺就走。




“去!……去哪儿啊!”千玺觉得他不能让王俊凯随便拉着就跟着跑,就一顿饭!他不能这么被收买了!








11:30分,小秘书正跟自己的老婆唇枪舌战,解释自己真的是在总裁家里带孩子,电话那头已经要炸了,隔着电话嚷着就要离婚,小秘书苦逼得一边解释一边轻声下楼想去后院仔细说,可刚经过客厅突然身后传来门重重推开的突兀声响,刚一回头,惊天动地,小秘书瞪着一双眼睛亲眼看见两副拥抱在一起的影子坦荡地从门口一路纠缠到了沙发上,喉咙里下意识的一声尖叫只出来了0.01秒,因为他看清楚了眼前跟入室抢劫般来势汹汹直接破门而入的两副火热身躯正是他的总裁karry和……他的夫人!就算小秘书跟着karry见惯了无数的大世面,这一刻他还是忘了非礼勿视的基本秘书素养,眼看两人互相纠缠撕扯地滚到了沙发,王俊凯下一秒就狠狠扯开了千玺的衬衫,下面还不忘疯了似的拉千玺的裤子,千玺伸出一只手埋在王俊凯的黑发里,另一只也果断而快速地伸进王俊凯的领口,企图撩开他的衣服摸向他的背,直到发现自己的眼睛还没瞎,看见了在一旁已经呆若木鸡到石化的小秘书,千玺赫然瞪大眼睛,瞪得比小秘书还大:“王……”千玺还没来得及惊叫出声超过一个字,就被王俊凯又狠狠堵住了唇,他想拼命提醒王俊凯身边还有个大活人,即使用手锤这王俊凯的背也是徒然,只能继续瞪着一双眼睛。王俊凯当然知道有人,这秘书能跟在他身边五年多不是白跟的,小秘书及时得醒了,全神贯注自己应该要走的路,不走错一步,拿了外套,拿了公文包,这一刻尽自己最大的能力装空气,跟兔子似的踮着脚尖大步大步得朝门口逃命,好不容易跳到了门外还贴心得把门一关,要是他有钥匙他非要反锁不可,锁得越死越好!




“王俊凯!刚刚有人!”千玺喘着粗气,好不容易从王俊凯里的吻挣脱出来,就骂眼前这个不长眼的!




“现在不是没人了!”




王俊凯终究是不放过,这次千玺也一样,王俊凯直接顺着千玺的咯吱窝把他猛地撑了起来,让千玺坐在他身上,力气大得惊人。下一秒就直接从背后扯下千玺的白色衬衫,因为动作太过生猛疼得千玺“嘶”地一声,但还是抱紧了王俊凯,迎接对方粗暴的侵略。直到自己的呼吸变得越来越重甚至带着颤,千玺被王俊凯凶猛来袭的信息素最终软了身子。




“王……王俊凯……去……去床上……”




王俊凯从千玺赤裸的胸口仰起头来,眼前的人毫无娇羞模样,眼里透着不亚于他的欲望颜色,王俊凯伸出舌头挑逗着千玺的牙关,一边轻巧地托起千玺的臀,即刻便抱着千玺站了起来。




“千玺,叫我小凯……”


“小凯……”千玺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这一刻的炽热里,他的一切都被王俊凯稳稳操纵了,只能尽数交付出去。




王俊凯抱着千玺一起扑到了床上,他便在千玺敞开的裸露里疯狂索取,胸口被刺激的粉红让千玺轻颤出声,但是还不忘低头要解开王俊凯的裤头,可是颤抖的一双手捣鼓了半天,裤子解不开倒急得自己一头热汗。




“爸爸,你们去哪儿了。”




千玺惊得瞬间跳了起来,吓得他花容失色,一张脸只剩下惨白。王俊凯气得一锤子直接锤上柔软的被单,烦躁得吼了一句:“shit!!!!!!!”刚才的勇猛转瞬不见,倒跟千玺一样软了身子,无力而绝望得趴在一团被子上,没有了声息。千玺推开王俊凯手忙脚乱得跑到小凯利面前:“小凯利!你怎么起床啦,快回去睡觉。”




“爸爸,你得衣服怎么破了?你也跟别人打架啦?”




“没……我抱你回房间。”千玺也是慌乱过了头,一时间不知道如何解释,只是随便地把衬衫合上,然后一把抱起小凯利,中间还踉跄了一下,因为现在的自己还有些虚软无力。小凯利带着困意,还不忘说一句:“你陪我睡,我睡不着……”另一头的王俊凯把头埋在被子里,欲哭无泪。






千玺陪完了小凯利都1点了,确定完小凯利完全进入睡眠,千玺终于松了一口气。回到王俊凯房间还是看见王俊凯远远地埋在被子里,装死人。可能对他而言没有什么比中途打断激情更让人颓败的事情了。现在两人的信息素已经完全消散不见踪影了,千玺更是了无生趣,撇下王俊凯就跟平常一样回到房间拿了浴巾就去洗澡了。






可是王俊凯哪里能轻易放弃,俗话说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夜深人静,熄灯之后,不知什么时候王俊凯一双手又作死地伸了过来,在老地方,千玺的小腹上来回抚摸。千玺怕痒,扭了扭身子,转过身迷蒙地嘟囔了一句:“别闹!”




“千玺……我不甘心……让我摸摸……”王俊凯的声音听着特别委屈,抱着千玺越来越紧,千玺当时的确也觉得一阵空虚寂寞冷,但是洗了个冷水澡之后精虫就彻底跑了。可是对于王俊凯而言,精虫这种东西,一早就已经在王俊凯的脑子里生了根,能憋能藏,是断不可能没有的,“千玺,你摸摸我的……”说着也拿起了千玺的手伸进自己裤子里。




“王俊凯!别闹!我们下次好不好……现在……我还没准备好。”




“我也没准备好丫,我的淘宝还没到货呢…但是呢……”






算是半开车吧,别说我坑你们~








TBC


阑珊快结束了,所以有些长,我真觉得我太厉害了,更得那么勤~~别问我春秋......春秋是我的心头肉,现在脑洞荒得厉害,啥都想不出来 = = 谢谢支持~





评论
热度(777)

© 地球上不转动的地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