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良鹿代X我爱罗】涟漪(完结)

Tuoki:

*人终于回来了,于是一口把这篇更新完!


*有一点肉渣,为了防止河蟹继续用灬隔开




==================================


我爱罗:




时间过得很快,我爱罗已经熟悉了这片山涧的所有花草树木,也开始接受了这样安逸的生活,在山谷呆着的这段时间,简直是我爱罗人生中最完美的日子,没有躲在自己身后的闲言碎语,也没有看向自己那憎恶却惧怕的眼神,有的只是鹿代那闲适懒散的微笑,和那些好吃的鱼羮和米粥。




我爱罗脸上的笑容也在不知不觉间变得越来越多,他也习惯了有鹿代在身边的日子,对于鹿代偶尔突然的亲昵举动也渐渐懂得,偶尔的碰触会让我爱罗心中泛起一些奇怪的感觉,鹿代的手指很漂亮,骨节分明又修长,每当鹿代用那只手牵起我爱罗的手时,我爱罗都会低下头,脸颊不自觉的泛红。




我爱罗开始依赖这个男人,并期待着每天晚上鹿代都会对着他说的那句雷打不动的‘我爱你’。




他们每个星期都会去那片湖水边钓鱼,偶尔也会一起在湖里洗个澡,只是那天的鹿代突然在水中吻了我爱罗的嘴唇。




那是他们第二次接吻。




这次鹿代却没有浅尝辄止,他撬开了我爱罗的染着水光的唇,进入了那甜灬蜜的地方,我爱罗呼吸急促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却完全没有感觉讨厌,他喜欢这个人碰灬触自己,那样被抱在怀里的感觉让他觉得很真灬实,很温暖……让他觉得自己是被需要的存在……




或许是这个吻太过于温柔,温柔的让我爱罗沉迷了进去,等到我爱罗惊讶的从这旖旎的气氛里清灬醒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和鹿代赤灬裸的依偎在了水池边,鹿代那有力的修灬长手指正在自己的体灬内轻轻的抽灬动着。




“鹿……鹿代……”我爱罗有些惶恐。




“没事的……”鹿代安慰的吻了吻我爱罗的额头。




“放开我……”我爱罗挣扎了一下,他感觉自己羞的几乎连脖颈也要红了。




鹿代却没有动。




我爱罗感受到身灬体里怪异的触觉,有些害怕的开始推搡鹿代的胸口,鹿代却阴沉着脸,把我爱罗死死的压在了身灬子下面。




“鹿代——!”我爱罗惊惧交加,身边的沙子开始迅速的聚灬集了起来,可是还不等他犹豫着要不要去攻击面前的人,鹿代就一个挺身进入了我爱罗的身灬体里。




我爱罗疼的惨呼了一声,沙子毫不留情的朝着鹿代刺了过去,鹿代却猛地在水中一拍,呼啸的风声带着水柱阻挡了沙子的攻击。




我爱罗知道自己打不过他,他只能低低的小声哀求他放开自己,鹿代却没有回答,他只是粗灬暴的在我爱罗的身灬体里进出,动作凶猛的像是一只在进食的野兽。




我爱罗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鹿代,他被鹿代那阴沉的表情吓住了,他不知道为什么一向温和的男人为何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用这样可怖的眼神看着自己,但是这个男人此时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悲伤的让我爱罗无法转移视线。




他在哭……




鹿代在哭……




那深绿色的眼睛里仿佛藏着就算地老天荒都无法抚灬慰的痛苦。




比起我爱罗的孤独,还要多得多的痛苦……




我爱罗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他鬼使神差的伸出了手臂,抱住了这个男人的脖颈,不再反灬抗。




鹿代的眼泪很烫,落在我爱罗的身上就像是要把他灼伤了。




他们激烈的交灬合着,鹿代像是野蛮的兽类在啃灬咬自己的猎物,手指掐在我爱罗的腰上,弄得那里一片的青紫,而凸出的胯骨撞击在我爱罗的臀上,发出了暧昧又激烈的水声。




“舅舅……”




他听到他这样喊自己……




“我爱罗……舅舅……”




>>>>>>




今天是我爱罗的生日。




这个连我爱罗自己都不记得的生日,鹿代却一大早就起来很开心的准备了起来。




他已经和鹿代在这片山涧里生活了整整三年了。




第一次的生日,鹿代送给他了一盆仙人掌,我爱罗知道那盆仙人掌是鹿代一直很宝贝的放在窗台正中央的那一株。




第二次的生日,我爱罗一睁开眼睛就看见满屋子里都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花花绿绿的挂满了整个房顶,鹿代说那叫气球,气球上画满了各种各样奇怪的脸,鹿代有些尴尬的说他想画自己的父母和朋友,一起来给我爱罗庆生,却画的并不像。




我爱罗却觉得正中央那两个气球很像手鞠和勘九郎的脸。




这一次的生日,鹿代问我爱罗想要什么。




“我想吃粉肝了。”我爱罗这样回答着:“沙隐村的那家粉肝。”




鹿代有一瞬间的犹豫,却很快开心的答应了下来。




“会给鹿代带来麻烦吗?”我爱罗这些年来长高了一些,却依旧需要仰着头看着鹿代。




“不会,我爱罗开心才是最重要的。”鹿代弯下腰把我爱罗抱在了怀里:“你想要什么我都会满足你。”




“因为你爱我是吗?”




“是啊,我爱你。”




我爱罗窝在鹿代的怀里偷偷的笑了。




沙隐村似乎变了些模样,已经不再是我爱罗记忆中的那般荒凉了,望着在繁华的街道来来往往脸上挂着微笑的人们,我爱罗握紧了鹿代的手。




鹿代捏了捏我爱罗的手心:“怎么了?开心吗?”




“开心……”我爱罗转头看着鹿代,他现在变得很爱笑:“不是开心回到这里,而是开心有鹿代陪着我。”




“走吧,我带你到处转转。”




“好。”我爱罗一边好奇的四处张望着,一边道:“沙隐村变了很多啊,好多地方我都不认识了。”




“是啊,因为沙隐村的第五代风影是个非常厉害的人。”




“第五代风影?”我爱罗转头:“那是谁呢?”




“他……是一位非常伟大非常无私,为了整个村子,不惜献出自己的生命,历任风影中,最为杰出的一个人。”




我爱罗感觉到鹿代捏着自己的手有些微微的颤抖,我爱罗便不再问了,看着来往的人群们都一脸安然幸福的模样,父亲已经找到了很好的一个继承人啊……




两个人买了一大份的粉肝,满意的我爱罗抱着食盒跟着鹿代往村口走去。




我爱罗那被滚烫的食盒熏蒸的脸蛋有些红,他紧紧的牵着鹿代的手,斗篷下的眼睛一直都在紧张的偷瞄鹿代的动静。




他喜欢鹿代。




鹿代的每一次告白,我爱罗从不屑开始慢慢变成了习惯,再后来开始每天的期望,之后就变成了,想要去回应……




回应鹿代对自己那份浓烈的,改变了自己的感情。




他想趁着今天生日的时候,告诉鹿代。




“鹿……鹿代……”我爱罗小心翼翼的开了口。




“恩?”鹿代低下头看着那个瘦小的身影。




“我……”我爱罗紧张的刚想要开口,却突然看见一道黑影朝着鹿代的方向飞速射了过来,我爱罗来不及出口提醒,立刻猛地一拉鹿代的胳膊,身边的黄沙瞬间就组成了一面墙壁,抵挡了来人的攻击。




鹿代反应过来之后立刻就把我爱罗挡在了身后,看着那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前越来越多的黑色影子,苦笑了一声:“果然……还是被发现了吗?”




 


奈良鹿代:




在五影齐聚的最高审议法庭上,七代目火影漩涡鸣人睁开了闭上的眼睛,看着台下那个一身伤痕累累的男人,轻声道:“叛忍奈良鹿代,你承认自己犯过的错吗?”




“承认。”鹿代坦然的仰起了脸,面对着台上的漩涡鸣人。




鸣人有些痛苦的皱起了眉头,他微微的摇了摇头:“鹿代,虽然你的罪过很大,却罪不至死,那些人毕竟是大蛇丸抓来的,至于……”




“我承认我所犯的一切罪过!”奈良鹿代放大了音量,毫不留情的打断了鸣人的话。




台下那些前来参加法庭审判的大名们立刻都叽叽喳喳的互相交头接耳起来。




“那好……”七代目火影死死的咬了咬牙,他慢慢的拿起了自己手里的文档,翻开了一页缓缓的念了起来:“奈良鹿代,于木叶八十九年叛逃,期间曾经刺杀过……”鸣人顿了顿,似乎在由于,最后却还是继续了下去:“刺杀过,七代目火影一次,失败;八十九年至九十二年之间,一共杀死了雾隐村忍者,七十三人,沙隐村忍者,四十五人,木叶忍者六十四人……”鸣人念到这里,下面的大名已经有些群情激奋了,纷纷叫嚷着指着鹿代破口大骂。




鹿代却只是平静的站在那里,像是这一切都与自己无关一样。




“于木叶九十四年,完成了禁忌的克隆转生忍术……并且私自克隆了第五代风影,我爱罗的身体,时年十三岁……使用禁术召回了五代风影的部分记忆……然后带领着克隆体逃窜到了泽之国的山涧隐藏了起来……后于木叶九十七年,在热砂荒野被抓捕……”




鹿代闭上了眼睛,慢慢露出了一个微笑。




“现在,你还有什么想要补充以及反驳的吗?”鸣人合上了档案:“根据最新制定的法律规定,你拥有上诉的权力。”




“没有,我只是希望你们能够好好对待他。”鹿代没有说出来名字,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他说的这个‘他’指的是谁。




“鹿代,你……”鸣人觉得自己的眼眶有些酸。




“我曾经非常憎恨你,七代目。”鹿代抬头看着鸣人:“如果没有你,他也不会死掉。”




鸣人咬着嘴唇,攥紧了拳头,他低着头,承认道:“那时……确实是我的大意……造成了我爱罗的死亡……我……不会逃避我应该负的责任。”




“可是……”鹿代突然话锋一转:“后来我也想通了,如果没有你的话,我也不会认识那样的他……曾经的你,对于他来说,或许真的是一个无可替代的存在吧,所以我才在转生的时候,让他的记忆只停留在中忍考试和你决战之前的记忆……”




鸣人没有做声。




“谢谢你,七代目,谢谢你带来了和平,谢谢我的父母生下了我,让我拥有与他相识的机会……”




鹿代很快就被宣判执行了无期徒刑,被关押在了最严密的地牢里。




地牢里潮湿又暗无天日,鹿代却很满意。




他早在离开木叶的那天,就知道了自己的下场,苟且偷生那么多年,几乎就等于是像是白捡来的幸福一样,多一秒,都是奢侈。




他是自私的,为了自己,伤害了自己的父亲,伤害了自己的母亲,也伤害了木叶,更是伤害了自己最爱的那个人……




可是那无论如何都克制不住的心情,明明知道是错误的,却还是只能不停的走下去的心情,只有鹿代一个人明白。




其实鹿代早就知道,我爱罗已经不在了。




那个自己用转生克隆忍术做出来的我爱罗,也并不是那个自己曾经认识,一直爱着的舅舅……




他和他是一个人,却没有了他们之间珍而重之的记忆。




鹿代早就知道,却如同大蛇丸所说的一样,只是在自欺欺人。




一切,都是梦……




他佯装在中忍考试中把他抓了过来,佯装封印了他身体里的尾兽,佯装着那个人是自己心爱的男人,他骗了他,也骗了自己。




这一切不过就是鹿代给自己编制的一场梦境,一场曾经拥有过他的梦境……




“舅舅……我想你了……”鹿代低低的靠着潮湿的墙壁,自言自语的喃呢着:“我真的,有些想你了……”




 


我爱罗:




我爱罗这个名字的含义,是只爱着自己的修罗。




可是那个曾经和他一起生活了三年的男人,告诉过他,他的名字是爱情的结晶,是一个很爱他的女人,那个叫做母亲的女人,用自己的生命来爱着他的女人,珍而重之起下的名字。




再次见到手鞠的时候,我爱罗几乎都有些没有认出她来。




手鞠长高了,看起来是个成熟的女人了,眼角眉梢还带着风霜刻印下的纹路,有些憔悴,看向自己的眼神复杂极了。




“好久不见……手鞠。”我爱罗端正的跪坐在了客厅的榻榻米上,看着面前的女人,自己的亲生姐姐。




手鞠听见我爱罗这样喊自己,用手捂住了嘴巴,几乎瞬间就要哽咽出来——我爱罗现在的当时刚刚继任第五代风影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




“对不起……”手鞠用手捂住脸颊,眼泪从手指的缝隙中不停的流淌了出来:“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她不知道该如何对我爱罗说清楚这件事,这是他的儿子犯下得罪,对自己亲生弟弟犯下的罪,当时鹿丸要代替自己来告诉我爱罗真相,手鞠阻止了,因为她觉得这件事情,无论从任何角度来讲,都是应该要落在她身上的责任,可是事到临头,手鞠却无法对这个我爱罗开口……




“不要道歉啊……”我爱罗有些不知所措的往前探了探身子,似乎想要去安慰手鞠,手掌身在半空中停顿了一下,终于还是落在了手鞠的肩膀上。




手鞠泪眼朦胧的抬起头,我爱罗对她绽放了一个陌生却又熟悉的微笑:“看见你结婚了,得到了幸福,我很替你开心呢。”




手鞠再也忍不住的抱住了我爱罗,放生大哭了起来。




她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我爱罗,包括他是真正我爱罗的克隆体,我爱罗的死亡,以及鹿代的转变和所有犯下的过错。




我爱罗静静的听着,脸上没有愤怒,也没有失望,他就是那样安静的坐在那里,像是每晚都听鹿代在给自己讲故事一般那样的安逸。




“我不奢望你可以原谅鹿代犯下的错误,但是……我希望你能让我来照顾你……”手鞠擦干了眼角的泪水:“让我尽一个姐姐曾经没有尽过的责任……”




我爱罗没有说话,他只是盯着纸门尽头的长廊上摆放的一盘没有完成的棋局。




“你恨他吗……?”手鞠盯着我爱罗。




我爱罗把视线转过来,他看着手鞠轻轻的摇了摇头,微笑:“不,我一点也不恨他。”




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鹿代会喊自己舅舅,会用那样的眼神看着自己,隐藏着无尽悲凉的绿色眼睛,在看着自己的同时,似乎也在看着另外一个人,而那个人,是自己,又并不是。




“鹿代……现在正在黑暗中痛苦的挣扎。”我爱罗看着橱柜上那只定在木叶护额上的手里剑,轻声道:“我似乎有些明白当时鹿代的话了……那一圈圈的涟漪,就是要这样不停的循环着,鹿代在追逐曾经的那个属于我爱罗的涟漪,而我,则就是追逐他的那个……”




手鞠没想到我爱罗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她有些吃惊的看着我爱罗,她知道鹿代为了不让我爱罗有太多关于漩涡鸣人记忆,特地把转生后的他选在了他和漩涡鸣人打斗之前,可是,那时候的我爱罗就像是一个真正的修罗一样,只生活在血与火之中,可是……现在的他,是那样的平静,仿佛一谭深不见底的湖水……




是鹿代改变了他吗……?




那个曾经因为憎恨和厌恶而迷失了自己的孩子,是鹿代带着他,找到了那扇本该属于他的门了吗……?




手鞠突然又有些想哭,如果自己和勘九郎能够在年幼时,给予这个亲生弟弟哪怕一点点的关怀,或许,我爱罗的人生会有很大的不同吧……




这个曾经心底洁白而又善良的孩子,在落入坑底挣扎的时候,谁都没有给予他援手,所以他无法选择的堕落了下去,而现在,他却已经从那无底的深渊里被拉了上来了……




被名叫奈良鹿代的人,从深渊里解救了出来。




 


奈良鹿代、我爱罗:




那是一只手,柔软,干燥,细长的手指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力道。




“出去吧。”熟悉的声音,叫醒了正在沉睡中的鹿代:“我们一起出去吧。”




鹿代慢慢的睁开眼睛,他看见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突兀的出现了一个身影。




血红色的发,血红色的长袍,细长的身影站在了鹿代的面前,脸上带着一如既往的淡淡笑容。




“……舅舅?”鹿代看清了来人之后,喉头一阵哽咽,似乎被什么东西噎住了。




“出去吧,鹿代……”我爱罗环顾了一下四周:“这里太暗了。”




说吧,我爱罗转身,就要往外走。




“等等——!等等我——!”鹿代心急的想要追上去,却发现自己的脚底像是融化在这片黑暗里,怎么都迈不开步子:“等等!舅舅!!我爱罗舅舅!!”




鹿代努力的想要去伸手抓住那个越来越小的影子,却发现不管自己如何努力,他都离自己越来越远了,鹿代急的都要哭了出来,突然,手掌被什么东西握住了,鹿代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个握住自己手指的手。




依旧是柔软而干燥,却带着一些刚刚成熟的稚气。




鹿代看着那红色头发的少年,用淡色的眼眸看着自己,他对着他绽放出来了一个微笑:“来吧,这次,轮到我把你从黑暗里带出去了!”




>>>>>>




“你知道你的身世了吧……”




“知道。”




“……那你为什么还要来找我?你不恨我吗?”




“不恨。”




“…………为什么?”




“因为把我从黑暗里拯救出来的人是你,所以,不管是因为你是什么原因,对我来说都一样。”




“……我可是被打上了叛忍烙印的家伙,没过多久,那群人还会追过来的。”




“不会的,现在的监牢里,奈良鹿代依旧还在那里。”




“……是……老爸?”




红发少年点了点头:“七代目火影也帮了忙,鹿代很聪明,开发的忍术很好用。”




鹿代沉默了一下:“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回到那个山涧里。”




“回去干什么?”




“履行未完成的诺言。”




“什么诺言?”




少年转过头,刺眼的阳光从远处打了过来,让鹿代眯起了眼睛,他仿佛看见就在少年背后,站着一个血色衣服的成年男人,他用温和的微笑看着自己,轻笑道:“生死相随。”




>>>>>>




木叶九十八年,叛忍奈良鹿代,死于地牢中,享年二十九岁。




END



评论
热度(108)
  1. 地球上不转动的地方Tuoki 转载了此文字

© 地球上不转动的地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