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鼬/ABO】好事多磨(十四)(end)

不虔诚的信仰者:

写完了~等会儿做个目录~


27


病房外,佐助看到纲手走出来立刻迎了上去。


“啪”


纲手的拳头堪堪擦过佐助的耳廓砸在他身后的墙上,佐助抿着嘴唇,紧张地看着她。


纲手收回手抖了抖粘上的灰:“还算你听话。他现在没有大碍,只是普通感冒。Omega这段时间抵抗力下降,注意不要着凉,过几天就好了。”


“嗯……”佐助低头,鼬会感冒也是他们在浑身湿透的状态下做导致的,说起来他负有绝大部分责任。


“还有,”纲手问道,“之前我问你的事情,你已经考虑好了吗?”


佐助握住手,点了点头。


“你想清楚了吗?”


 “我已经决定了。”


“鼬说什么了?”


“没有,但是我明白他的想法了……就算不那么明白,我也知道该怎么做了。”


纲手叉腰看着他,说:“好吧,进去吧,但是现在不能做刺激太大的事,鼬已经很没有自觉了,你如果跟着胡闹我下次可不是打墙了。”


“嗯。”佐助点了一下头,在纲手退步的同时推门进入病房。


鼬半躺在病床上,背后垫着枕头,手里拿着自己的体检报告,看到佐助进来,就把两页纸折了起来。


“鼬。”佐助率先开口,“纲手大人说你今天就能出院。”


“嗯。”鼬应了一声,准备从床上下来,他昨天被纲手强制住院观察,不到一天就要被放出去。也多亏了有佐助帮忙度过发情期才顺利通过体检,但身上的吻痕一时半会儿消不了,衣领稍一扯动就能看到下颌还有脖颈上的红斑,有的地方按上去还有点疼。佐助上前扶他,鼬这几天没怎么吃东西,整个人都瘦了些,脸色格外苍白。


“去吃团子吗?”佐助提议。


“你不是不喜欢甜食吗?”鼬看了一眼佐助。


“……没关系,店里也有其他吃的。”而且鼬现在从头到尾都是他的气味,甜甜的如同软糖的硬壳包裹了糖浆,佐助闻着觉得很舒服,甚至怀疑自己已经不讨厌甜食了。


“好。”鼬弯腰套上鞋袜。


佐助把外套递给他,两人的手无意间碰到一起,佐助握住他的手,在他的唇上轻吻了一下,然后装作若无其事地给他披上外套。


“佐助……”


“走吧。”佐助转身向外走去,打开门的时候顿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么,回头说,“对了……”


 


28


两人身上混杂的信息素气味让人想不知道他们的关系都难,在父母面前是没可能瞒过去了。


他们并排跪坐在宇智波富岳和宇智波美琴面前。富岳是宇智波族的族长,忙于公务不常在兄弟两人身边,美琴照顾着一家人,还要陪同富岳出席各种活动,很少有时间真正陪伴他们。一直以来都是兄弟二人互相为伴,在佐助还是婴儿的时候,抱着他哄他睡觉的人就是鼬了。


富岳的目光在二人身上扫视,佐助低下头。


“你们有什么解释吗?”


“这次发情期突然,我没有料到信息素外溢会这么严重,佐助这样做是无奈之举,是我大意了。”


鼬的解释把这次事情归结为意外,这是他和佐助商量好的,在不清楚父母态度之前,为了避免节外生枝还是先瞒着父母。


富岳没有说话,抱着手臂,如一贯的表情皱眉。房间里四个人纹丝不动,气氛凝固似乎难以呼吸,佐助感到掌心渗出汗水。


“鼬,你现在的身体怎么样?”宇智波美琴打破了僵持,轻声开口。


“纲手大人说已经没事了。”


“有服药吗?”


“……避孕药的话,没有。”


佐助瞳孔一缩,他预感到鼬要说什么了。这是鼬没有告诉他的。


“嗯?”


“你说什么?”富岳说。


 “因为没有必要。”


要现在说吗?


佐助转头看向鼬,他依旧那么镇定,看来早有准备。


“这是确诊书。”鼬拿出两张纸递过去,富岳接过,一眼看到最下面的诊断结果。


“我已经确认不能生育了,这是抑制剂的副作用导致,不过我还是Omega的身体不会改变。”


鼬的声音很平静,对于他来说生育确实不是什么需要的东西,甚至是累赘,所以本也没有什么可悲哀的。


佐助攥紧覆盖在腿上的布料,他从纲手那里得知这件事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感觉。某种意义上这是好事,原本鼬也没有这方面的打算,这样他也就不会被多余的东西牵绊住。


这种反应让纲手火大。


【你知道这有多大的风险吗!】


这是副作用导致的,是对身体有极大伤害的副作用,能够伤害生育系统,同时也会伤害其他器官。在鼬之前,没有Omega如此频繁使用这种抑制剂。他是第一个,依照他的数据来看,他也会是最后一个。


【别不把身体当回事。】


长久的沉默过后,富岳开口:“对不起。”


这让兄弟两个都无言以对。


 “我连这种事都没能察觉。”他顿了一下,“这么多年来辛苦你们了。”


谈话也许会到此结束,有些话总是很难说出口,就像当年富岳从不说他对自己的孩子有多在意,他现在也无法当面坦白自己的内心。


 “这次事情我了解了,你们没有做错什么,是我对你们的疏忽。”在富岳准备结束这场对话时,佐助开口道:“不是的,这不关父亲的事。”


美琴察觉到一丝特别的气息,那是心思细腻的人才能发觉的属于感情的气息。她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想法的雏形,在完整形态还未出现之前佐助就说了出来。


“我会这么做不是为了帮哥哥,是因为我爱他,不只是作为兄弟。”


三个人同时愣住了。


“佐助,不……”鼬还没有说完,就被佐助打断了。


“鼬,我不想再隐瞒了。如果不是我有意这样做是不会到这个地步的,鼬的解释只是帮我开脱而已。”


佐助说完,攥紧衣服的手在发抖,心里却意外轻松,甚至有点高兴,就好像较量中扳平了比分。


房间里第二次陷入沉默,富岳注视着兄弟二人,紧张、激动,惊讶、无奈。有什么东西是他第一次从两人身上看到的,即使这种东西早就那么耀眼地存在着。


 “佐助。”富岳开口。


 “我问过纲手情况,她说你们希望自己亲口告诉我。我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富岳顿了一下,坚毅的棱角难得松弛,隐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愧疚,“你没有做错什么。”


鼬抬头想要说话,富岳做了一个等会儿的手势。


“我不想干涉你们的感情,包括你们的将来,由你们自己作出选择。”富岳闭上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什么东西平静了下来,“我要说的就这些了。”


 


29


房间里只剩下两人,美琴流露出一丝伤感:“鼬从小就陪着佐助,即使我担心影响休息,他也说没关系呢。佐助他看上去很任性,其实也懂得照顾人,自鼬性别分化后就说着要将来要保护哥哥。”


富岳轻叹了一口气:“你其实知道的吧?”


“多少,知道一点吧。”


“……鼬一直很让人放心,但也是因为这样我过去总会忘记他还是个孩子。从以前起见到他就一直在说任务,任务的……我作为父亲,对他实在太不了解了……”


美琴伸手轻盖住他的手背。


“我一直想,至少我可以为佐助做些什么,可结果我还是什么也没做,等回过头来发现他已经长到当初鼬那么大了,也已经是上忍了啊。”


“我身为父亲却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是我对不住他们。”


美琴拉住他的手,柔声说:“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今后不能再做后悔的事了。”


“嗯。他们之间的感情,还是交由他们自己来处理吧。等一会儿我们去找纲手再问问鼬的身体状况吧。”


“嗯,我去收拾东西。”美琴微笑着说,富岳能看到她眼中泛起的泪花。身为一族之长,又是警卫队的队长,他们对自己的孩子深感亏欠。


 


30


“喂,鼬,你去哪?”


鼬出了房门就消失不见,佐助凭直觉追了过去,一路走到树林。


“我们说好先不告诉他们。”鼬没有转身,背对着佐助。


佐助冷哼了一声:“你也没有告诉我生病的事。”


“……那不是病。”鼬转过身来。


“有什么分别,如果不是今天,你是不是不准备告诉我?”


“有机会我会说的。”


“什么时候算机会?你根本不想告诉我吧,从以前开始就这样,你总以为自己能处理所有事情!”


鼬怔了怔,无从反驳。风吹过,扬起了他们的头发。


“抱歉,佐助。”


佐助撇开头,语气缓和下来:“不要再道歉了。”


“我过去一直……”


“我说了不用道歉,”佐助抬起头,直视鼬的双眼,“鼬,我听宇智波止水说了你以前的事。”


“……他说了什么?”


佐助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我一直以来都不明白你的想法,即使知道也忽视它,装作没有发现。我不理解你背负的东西,也没有尝试过理解你。真正应该道歉的是我。”


“不,你没有做错。”


“那是因为你把我当弟弟看待,我确实是你的弟弟,但我已经不是小孩了,不是需要你保护和宽容的小孩了。”


鼬没有回话,也无法开口。


他发现了,一直以来无尽的温柔只是源自兄与弟的遥远距离。一个追求完美而把所有的事情都放到自己肩上的哥哥,选择担当起哥哥的责任,保护他,包容他,但这只是作为哥哥的爱,是他们之间深深的沟壑。一步之遥,万丈之深。


他把佐助摆在被照顾的位置,可事实上,佐助能做到他做不到的事。


佐助终于明白了,他确实不如鼬的实力强大,但他有不同于鼬的地方,这不是比试能体现出的。他相信自己总有一天能成为和鼬一样厉害的忍者,而在那之前,他要越过那道深沟。


他下定决心。


“鼬,我过去不明白的事现在已经明白了。”


【你想清楚了吗】


“我不想错过,”


【那是对他来说很重要的朋友】


“不想误会,”


【正因为我们只是朋友】


“不想让你不安。”


【你喜欢我吗】


“我讨厌过你,因为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你的身上,但我也一直喜欢着你,崇拜着你,你是我最不想失去的人。”


“从我知道你是Omega开始,我就希望自己能成为alpha。曾经,作为弟弟我一心想超越你。”他抬起脚,一步,又一步向前走去,踩在脆裂的树叶上发出窸窣声响。


树叶碰撞的琐碎声在耳边不止,鼬却清楚地听到佐助的声音。


“现在,我希望能保护你,作为爱人。”


他站在鼬的面前,清澈又明亮的眼睛照进他的内心,触碰到一种柔软又强韧的感情。


鼬缓缓伸手,拂过他的脸庞。


“鼬,”佐助抓住他的手,“你的回答是什么?”


鼬淡淡地微笑,他的声音更轻,但是佐助抱住了他,所以那声音就在耳畔,清晰地回响。


“无论作为什么人,我都会一直,爱你。”


-End

评论
热度(66)
  1. 地球上不转动的地方不虔诚的信仰者 转载了此文字

© 地球上不转动的地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