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概有个真男友

一个任性的的Shiv宝:

#请勿上升真人#


 




01


放下笔时天已经全黑了,尹柯侧过脸看了眼窗外透不出光的天空,长吁了口气。起身,他将习题册塞回了书包里,早已空无一人的教室安静得他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


今天是学校的文化节,结束时便已是傍晚时分。他向来有每天在校完成一定做题量的习惯,于是坚持把这天的量做完后就是这个点了。


整理好自己书桌上的课本,他利落地拎起书包带往背上一放,只听“啪”的一声,他的背包硬是将桌角的本子蹭到了地上。尹柯回身将本子捡了起来,上下查看了一番后顺便翻了几页想看看有没有破损。


 


他手中的是他的画册,随着纸页的飞速略过他原本上下浏览的目光突然有了焦距:


停留的那张纸上画得是一个少女纤长的身形,蓬松的卷发看起来娇俏可人,华丽的裙摆很是惹眼。


 


他不由得盯着那张画出了神。


 


 


尹柯是被他们班班长半拖着拉到学校的广场上的。


平时雷厉风行的女班长,双手合十地站在他面前请他好好利用自己的特长,到文化节的场地上免费给学生画人像。


 


“……理由?”


 


“当然是给全校师生留下难以磨灭的好印象啊!”班长说得一脸理所当然,就差给机智的自己鼓掌助威了,“之后文化节的最佳班级肯定就是我们的了!!”


 


“……???”


他肯定有个假班长。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尹柯在广场上找了处有树荫的位置,虽已入秋,太阳还是晒人得很。他一脸冷漠地将画架支了起来,拿着炭笔在白纸上扫了几下,打算摸会儿鱼后趁别人不注意就开溜。抬眼,他的视线在对面人群里随意地穿行,直到有个红黑相间的瘦高人影闯了进来他才停住了目光。


那是一个身材修长的女生,穿着一件红艳的公主裙,蓬起来的裙摆上是略显劣质的黑色蕾丝。她似乎在懊恼着什么,眉毛英气十足地皱着,脚下踩着的高跟鞋丝毫不影响她的步行速度。略显粗暴地扯了扯自己头上的蝴蝶结发带,她本就腮红画多了的脸更红了。


 


尹柯手中的笔不自觉地动了起来。远处的女生正左顾右盼的像在躲什么人,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是一片夺目的清亮。


 


……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吗?


他边下笔边不由自主地想着,


怎么从来没见过?


 


再抬眼时那女生身边站了另一个衣着花哨的女孩子,她似乎有些难以置信地盯着对方看了好一会儿,随后嘴角一咧哈哈大笑了起来,毫无矜持可言。


 


尹柯眯了眯眼睛。


 


那个仰头大笑的人晶亮的眸子弯成了半弦月,薄唇后的虎牙在阳光下如剔透的白瓷,脸侧分明的猫纹令他人也会不禁被感染,跟着轻笑出声。


动人的像是梦境里的精灵。


 


 


——怦咚


 


 


他怔了怔,像偷窥被发现了似的飞快垂下眼睑,翘起的唇角迅速抹平,不知所措地看向画纸上少女纤细的腰线。


 


……怦咚???????


 


 


 


收回思绪,尹柯大声吸了口气,试图盖过自己又莫名激烈了的心跳声,将画册放进了抽屉里。


 


应该……还会再见的吧?


他心不在焉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头顶的路灯照亮了他脚下的路。


或者,可以问问班长哪个班有cosplay主题的活动……唔,用什么理由问显得一点也不刻意?不过我本来也就是随便问——


 




——“穿得这么可爱,陪我们去玩玩吧?”


 




他被一个轻佻的猥琐男声打断了思路,在脑海里列好的十多条理由瞬间忘得一干二净。此时他正路过一条光线昏暗的小巷,悉悉索索的声音便是从里面传来的。他脚步顿了顿,目光下意识地往里面一瞥。


 


……还是算了,


他冷静地想,


我又不是体力型选手,进去也只是挨打而已——


 


尹柯浅色的瞳孔骤然缩小。


 


那一刻他看清了,巷子里被几个混混围在角落里的那个女生的,红艳的有些俗丽的裙摆。


 


 


 




02


邬童发誓,他一定要砍死班小松这个傻叉。


如果不是班小松不小心把咖啡洒到他的校服身上,让他这个洁癖严重的处女座不得不穿着文化节的道具服回家,为了避人耳目特意等人都走光了才动身,还精挑细选了一条平常不会走的杳无人迹的小道,那么他现在就不会被这几个满嘴烟味的地痞堵住去路了。


 


他不禁在内心深处狂翻白眼。


班小松都特么是你的错!!!!


 


要是在平时被流氓围堵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这群人以前没少找他同学的麻烦。然后在某天他成功用武力帮朋友讨回被勒索的生活费后,他们见到他都会绕道走。


然而此时此刻,如果让他们认出眼前这个穿着艳俗蓬蓬裙的人是他邬童,那还不如给他一把刀让他自己抹脖子算了。


 


他再次在心里对着班小松竖起了中指。


 


原本班里说文化节要开女性角色主题的咖啡厅,他是兴高采烈最支持的那个。没想到负责人话锋一转,一脸为集体荣誉着想地说:“当然了,我们不能让陈旧的性别观念阻拦我们班拿到文化节最佳的称号,头牌自然要是班里最有姿色的人——”


 


呵呵。


呵呵呵呵。


 


于是他就在全班几十个人的炙热的注目礼中接到了他人生中第一个反串角色。


是的,那个杀千刀的负责人,又是班小松。


 


他只能在全班同学的淫威下屈服,压着自己满腔的怨气任对方给自己套上制作粗糙的服装。


 


——裙子吃藕就算了,这个猫耳还有这个蕾丝是怎么回事???


 


当某【已经死了的】负责人自认不凡地给他上完妆,一脸满意地把镜子递给他时,邬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上那两坨红到发黑高原红,只觉得那股被他压抑住的怨气瞬间上了天。


要不是后来对方自己也穿上了女装把离班出走的他哄回来,他肯定已经把裙子扒下来烧了。


 


“穿得这么可爱,陪我们出去玩玩吧?”


 


身前男人猥亵的语气令他回过神,几个跟班发出了轻浮的窃笑。他厌恶地挑起了半边眉毛,轻“啧”了一声。


 


“你是哑巴吗,”男人靠得更近了,粗重的呼吸喷在了他脸上,“不会说话?”


 


邬童的后背已经完全贴在了瓦墙上,粗糙而坚硬的墙面令他背部传来一阵阵痛。他握紧了垂在身侧的手指,咬了咬牙,仍旧一动不动。


 


“真是可惜了啊,”为首的混混佯装惋惜地摇了摇头,伸手就向他的脸摸去,“这么可爱的——”


 


“——啪!”


 


那男人的手在他的颊边被另一股力道打到了一边,随之他便踉跄地跌坐在了地上。邬童惊讶地看着他狼狈的样子,再回神时身前竟站着一个少年人瘦削却分外挺拔的背影。


他穿着和他一样的校服,脖颈的发梢处有着几滴硕大的汗珠。


 


……别碰她。


 


那少年低声道,黯哑的声线有些抖,但被他很好地掩盖住了。


 


邬童还在潮水般涌来的诧异中无法反应过来。


毕竟他可没指望会有人来见义勇为,而且还是个看起来有些弱鸡(?)的非体力派的学生。他望着他削瘦的身形,迎着头顶微弱的灯光,这才发现对方的肩膀正在止不住地颤抖。虽然幅度很小,但是有愈发明显之势。


 


邬童不自觉地眯起了眼睛。


 


“你没事吧?”少年转过脸看向他,小声地问道。


 


他看着他线条柔和的侧面,默不作声地摇了摇头。


 


“那就好,”他飞快地轻声说道,嘴角出现了清浅的梨涡,“你快走,我拦住他们,他们目标是你不会对我做什么的。”


 


邬童愣了愣神,凝视着他与此刻脸上的表情和话语完全不符的颤动的肩膀,晕墨般的眸子蓦地深了几分。


 




真是叫人没办法。


 




——“让开。


 




站直了身体,他终于听见了自己的声音。


 


 






03


在此之前,尹柯一直坚信自己是个理性的人。可现在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和那些他看不起的冲动的感性派根本就可以混为一谈。


不然他怎么会在瞥见那身红裙后就脑子一热地冲了过去?


 


他可以跑到学校去找门卫,可以拿出手机报警,可以——


不行,这些都太花时间了,如果他们下一秒就伤害她了怎么办?


 


在明知道有其他更安全的选项的情况下,他还是选择了是最蠢的办法。


 


 


——“让开。”


 


 


身后传来这声低沉的命令时他近乎下意识地“诶”了一声,随之他的余光便捕捉到刚刚被他推倒在地的高大男人已经站了起来,正骂骂咧咧地挥拳向他扑来。他心中大惊,腿刹那间没了力气,只能认命地闭上了眼。


然而好一会儿后预想中的疼痛还是没有袭来,依稀间却能听到重物倒地的声响,和不间断的闷哼声。


 


他缓缓地睁开眼,怔愣地向前看去。


 


只见刚才还缩在墙边的女生已经背对着他,身手矫捷地站在灰尘四起的巷子里。那些之前将她围困的地痞们已经各个四仰八叉地倒在了地上,正吃痛地求饶。


 


他难以置信地瞪了瞪眼睛,向来好用的脑子一下子短了路,令他一时半会儿说不出话来,只好直直地望着她看。


倏地发现面前女生的肩膀,竟比自己想象得要宽的多。


 


“所以啊,”那女生象征性地拍了拍手上的尘土,豪迈地转身看向他,夸张的裙摆在空气中划出了一道违和的弧线,“我不是叫你让开吗?”


 


尹柯眼睛瞪得更大了。


 


绝对是幻听。


绝对绝对是幻听。


 


“对了,自我介绍一下,”


“她”继续道,音线沉稳,


 


高二三班,邬童。


 


 


 


04


……


……


……


……


……


……


WTF?????????????????????????????


 


 


 


05


班小松这些天有些忐忑。


他的好基友邬童在文化节后似乎就被玩坏了,不仅第二天没来拎着他的领子大吼大叫,还貌似心情很好地不停哼歌。


 


“我最近听说了一个关于你的不得了的传闻,”这天他在教室里凑到邬童身边,小心翼翼却又挡不住自己满腔的好奇,“听一年级说这几天你天天放学就去堵一个学弟,把人吓得都不敢出教室门?”


 


“是啊。”对方心情依然好的不行。


 


竟然这么不要脸地承认了???


“你不会是看上人家了吧,”他道,“拜托??学弟,弟??性别男????”


 


邬童歪着脸盯着他半晌,随后薄唇一勾,兀自笑了起来。


 


“明明害怕到瑟瑟发抖,却还是要一个劲地挡在前面,”


他词不达意地拉长了音调,弯成月牙的桃花眼里是足以沉溺一切的温柔,


 


“那傻小子真的,超——级——可爱吧。”


 








06


远在一楼的尹柯猛地打了一个喷嚏。


 


 


 




The  End






这个脑洞已经在我脑海来徘徊很长时间了,一直卡壳卡到今天,总算是出来了。




太久没码字了,难免有些手生。


愿大家看得愉快。


ps:标题即结局^_^



评论
热度(2310)

© 地球上不转动的地方 | Powered by LOFTER